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离婚……?
    复活的感觉真棒,活力重新充满了四肢,精神重又焕发,力量随之而来。

    就是这个过程略微羞耻play——虽然知道在这个彪悍的异界里衣服并不是很主要的文明象征。但是在密室里被扒成这副田地……这到底谁是男方,谁是女方?

    不不不,这肯定在道德上是错误的……不过话医者父母心,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为了复活四肢的确没有办法。再,在自己艾尔岚的部落里,赛博坦是真的曾经去过“野人”的部落里做客。哪里……才是真正的野蛮。在夏天十分有的(女)人还穿着上衣,有的则压根和男人一样只是穿着短裙或者短裤而已。在她们哪里还流行着性|器崇拜,认为哺乳是伟大而光荣的,露一露也没什么问题。生育也是为了部落,没什么问题。夜晚的篝火晚会就看着一群野人男女兴高采烈的跳着、唱着,以肢体(不论何处)互相拍打奏乐,好在他们的音乐算是神圣的,和普通啪啪啪截然不同……

    这是赛博坦三年前十三岁的时候曾经见到过的事情,自此以后异界文明对他的冲击无以伦比——现在倒好,自己彻底变了一把野人。

    治疗的过程是昏迷的,他的周身被一股黑气笼罩。圣光随之而来——首先削去已经略微愈合的地方,这年头也没有麻药所以他被暴风娘一棍子(法杖)抡翻。

    他醒来之后暴风娘已经不见,身旁的床榻留着点点血污——身体力量却已抖擞。

    除了精神稍稍有些受打击。

    本想向米丽爱?暴风道谢,但对方人已不见。别无他法留了一张纸条——看了看四周破败的场面,他觉得真的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在感谢的话语背后他添了一句:

    “诚邀您住进我的家里,我相信我家中的人会把您也同样视为最亲密无间的家人。”

    赛博坦觉得自己这么写没问题吧?丝毫不在意自己究竟写了些什么狗屁东西!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法兰西斯家族改名为艾因兹贝伦家族的申请通过了国王的同意——确切的来讲是摄政议会的同意。这个很简单,因为好歹艾因兹贝伦这个名字也是王后的远亲,在英伦三岛她基本上无亲无故。现在正靠着奸计和手腕才能维持统治,怎么能不高兴有个强力外援是自己的亲戚?

    当然,这个亲戚千万不能出事……否则的话亲戚才更阴狠。

    薇儿世并非卡那封城一座,但以卡那封为首善。最近卡那封动作频繁,一直以来最大的家族开始了迅雷不及掩耳的一系列行动,将卡那封城全部收入了掌握之中。

    外部的反应当然有贬有褒,不过大多数是默不作声的表示了中立或者中立偏向讨好。

    这气氛略微诡异。

    市政厅的遗址已经被整理出来,大部分地区已经草草修缮一新。但依旧不能使用,所以整个城市的会议地点改在了另一处新的地点——原来的米奇林家。

    这应该是法兰西斯或者艾因兹贝伦家统治卡那封之后的第一次议会,性质也截然不同。不再单单是家族内部的会议,但也是完全的一言堂。现在卡那封便已经是艾因兹贝伦家的私产。

    令人惊讶的财富。

    前往参加这次会议的气氛压抑而低沉,有的人则是兴高采烈,有的人则是鼓足力气打算讨好拍马。天上刚刚下过了小雪,现在正是开化的时候。一队队前往米奇林家旧址,现在的议政会所的人们在翻滚的雪花与雪水中前进。穿过一大堆的卫兵,穿过一大堆的小巷与雪水融化后的冰路。风更寒冷,气温更低了。

    投降来的人默不作声,他们都是使用了自己的计谋才得以成为城内议员。绝大部分城内议员都是法兰西斯家族的老人,或者是行会会长、副会长;工厂厂长,卫队队长、副队长。破落贵族却一直支持法兰西斯家族,此番得以光宗耀祖,重又抬头。这些人大多是穿着铠甲佩剑前来,以证明自己的血统的确纯正而高贵。

    投降者、新贵、老资格纷纷在议政会所外相遇。有人行礼,有人打招呼,有人则是打探着消息,有人陪着笑。这里甚至可以看到人类贵族向魔物平民陪着笑,真的是一个罕见的场面啊……气氛的凝重可想而知。

    所有人进入了议政会所,踏着原本属于敌对家族的势力,此刻却已成为自己家族财产的地砖。踏着原本是自己家族,但是却被敌对家族吞并的故土。踏着原本是同盟路人,现在却和自己家族一样已经被吞并的兔死狐悲之地。

    所有人的心情各不一样。

    不过……他们所有人一起害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们的主人……爱丽斯菲尔?冯?艾因兹贝伦正在吵架。如果是旁人的话他们才懒得去理,顶多是祷告一声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在卡那封城谁惹了这位新主人,那就算是彻底被踢出游戏了。

    不过……现在吵架的这位不是听是位新贵专宠么?怎么吵得那么厉害?

    “总之我了不通过就是不通过,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危险!……太太,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以后记得叫夫人!爱丽斯菲尔,爱丽丝,艾丽!……这个和爱莉同音了,不过八成你正在高兴吧?”

    “不是这个的时候,太……爱丽斯菲尔啊,我觉得这样做是太过不稳妥了,我……”

    “你认为我有你还有什么不稳妥的?再人家的邀请信都到了——不去的话实在是对不起大家呢。”

    “爱丽斯菲尔!你不是好了听我的么?——那么就请你服从丈夫!”

    “这个恕难从命——女人耍个小脾气也是很有趣的,不是么?”

    “……离婚!”

    “离就离!——亲爱的赛博坦,不过你想再一遍么?”

    “……好吧,这句话收回来……唉,爱丽斯菲尔,你真的想要范险么?”

    “嗯,很有趣啊。”

    “你变了。”

    “不不不,我第一次和你一起出去城外飙车你还记得么?——”

    “哦,对,你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真是抱歉了,我竟然要娶一个我根本降服不了的女人……”

    大约一百多个脑瓜人挨人人挤人,有男有女,有光头有异发,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几个魔物。围着议政会所大厅外没人敢进去,也没人敢通报。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可是让人害怕……得要死。

    不过……

    你TM最后这是吵架呢?还是秀恩爱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