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处理决定
    这台戏越来越黑暗了。

    赛博坦现在属于半焦糊状态,不过就算牛肉五分熟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所以他现在一边被三流牧师释放三流的治疗法术,一边喝着三个逗比给自己准备的炼金药水。干就上好歹是从五分熟变成了三分半。

    爱丽斯菲尔和暴风娘两人被紧急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并且在法兰西斯家族内部严密空中。不久之前刚刚****过的城市,此刻更加草木皆兵。原本投降时间不久的掌柜们也纷纷得到了些什么小道消息,一时之间人心思动。

    “夫人和暴风娘她们怎么样了?”脸色苍白的赛博坦躺在床榻上,眼睛紧闭着询问刚刚走进来的迪妮莎。

    “来奇怪……不过没有你受伤的严重。”迪妮莎此刻面带笑容,理论上这反而是她不高兴时候的样子。为了遮掩本心而使用的假面具脸:“她们都只是受了轻伤昏了过去,倒是你……真是惊人的啊,作为战士我祝贺你,你成功以自己的力量在两分钟之内击杀地狱火。作为朋友我要怒斥你,击杀低于或之后你这种自杀性的行为——休息吧,你的行为总算有所报偿。索性爱丽斯菲尔和米丽爱无恙。”

    “去保护爱莉。”但是终究失血过多外加精神萎靡,力战之后精神现在有些恍惚——但是却不傻。左右两只手分别死死拉住了潘达拉贡和迪妮莎:“城里肯定有人要反弹!找人镇压,可能会反弹的很厉害,那么就要镇压的很厉害。爱莉会有危险,危险直接来自她的亲戚!找可靠的人……找黑手!他也是布尔凯索人,他……也不知的全部信任。找他和近卫保护太太和爱莉!她们最危险,封锁消息,太太没事……”

    “……哪儿那么多废话。”

    潘达拉贡看着赛博坦最后断断续续,气喘吁吁如同遗言一般的叙述。眉头微周:“这点问题有谁想不到?安心睡觉休息吧……”

    “我就没想到。”迪妮莎看了看赛博坦,又盯着潘达拉贡审视了起来:“有什么问题么?”

    “没问题,只是忽然觉得有些事情没底了而已。”潘达拉贡心果然变?态的布尔凯索人只有一个,能文能武的也只有一个:“好了,迪妮莎你去保护太太和小瓦利薇儿(爱莉的本名)好了——看来我只能重操旧业了。”

    “?我……”

    “每一个无头骑士都是死亡骑士,每一个死亡骑士生前所必须拥有的特点是什么?”潘达拉贡没等对方回话,自己便自问自答的道:“本王生前可是合格的将军呢!真以为我是个傻瓜么?——别用这种肯定的眼神看着本王啊!每一个死亡骑士的诞生必定是一位曾经统领大军的英雄。没错本王就是自卖自夸了怎么着?有种你弄死我?——还是的~信了吧?”

    潘达拉贡自顾自的往外走,道:“我去解决问题。”

    “你要干什么?”赛博坦真的不知道她要干嘛。

    “本王原来治理国家的拿手好戏。”临出门之前,笑得灿烂:“本王可是有名的暴君啊!——历史学的不好吧?啧。”

    ——历史老师死得早系列——

    潘达拉贡直接带人抄家,解决内部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祸水东引。

    用某位国王的话来:再也没有比一边X自己妹妹,一边剩下畸形却又合法的继承人,一边屠杀城内的魔物商人获得他们的财产更爽的事情了。

    以前做的黑暗的事情多了去了,有的时候扪心自问,是否因为这些原因死后才被诅咒成为无头骑士?

    嗯……有可能。

    潘达拉贡自己都觉得得给自己点32个赞,她直接带人抄了某倒霉蛋的家。扣上一顶的帽子,游街示众择日斩首。

    ……呃,必须声明的一点是,不是随便找一个倒霉蛋就行的。要不然谁信啊?所以做坏事也必须有脑子——暴君不是脑残粉,一波流随着大众思维模式就去了。暴君往往都是有本事的,潘达拉贡自称为暴君实际上还真有些算不上,她顶多只算是失足女青年。只不过她真的有两把刷子——

    她找了当替罪羊。

    你还真别,一抓一个准!

    这厮似乎也的确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被剁了一只手感觉状态良好。自己在(临时)家里摆了龙门阵,做法诅咒爱丽斯菲尔等人——人证物证俱在!当然了人证就是物证,物证就是大家往日都见得到的东西——人脑袋。

    不过要深加工一下:切下来的人脑袋。

    法兰西斯家族真的出能人啊……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赛博坦也在治疗之下感觉生龙活虎了——魔理沙送了他一副蘑菇做的炼金药,据效果(可能)很显著。姆Q也用自己的炼金术改进了一下魔理沙的蘑菇炼金药,让效果变得更显著一些。

    最后还是丹波波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重新提炼顺道扔了原来大半药剂,稀释之后重新配料扔给了赛博坦。

    赛博坦喝下去之后顿时感觉鼻血流淌不止,一般人早就死过去了。不过对于布尔凯索人来讲,这个剂量似乎正正好好,增血的好产品。

    来到了刑场,赛博坦看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上司的亲戚。很是不理解的看着惨叫哀嚎的对方,任凭四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指点江山,叙述着,之类的小道消息。几个行刑官抱着柴火,在冬天的夜幕下依旧带着黑色的头套,一副FFF团资深成员的模样,正抓紧时间往奥卡尔?法兰西斯的脚底下扔。

    “……你怎么知道他在施法诅咒?”赛博坦实在是不理解,看着一旁沾沾自喜的潘达拉贡,一个劲的想不明白:“难道你……也有这种法术?”

    “嘿嘿……那是当然!”潘达拉贡骄傲的一抹鼻子,哼了一声挺了挺胸。

    老实,赛博坦觉得她应该是此间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最雄伟的一个。

    “本王何许人也?你就瞧好吧……对了,你要亲自来么?我可以把这份荣耀分你一半或者都给你——火把准备好了么!!!快来给赛博坦大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