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圣光啊,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第五十九章 圣光啊,那个敌人值得一战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赛博坦是路过战士行会在里面洗了个澡,顺道洗洗身上刀伤,被用刑而受的各种创伤。但是真正的回复,他不打算在依靠布尔凯索人的回复能力了——太疼也稍久了些。于是他毫不在意整个城市正因为他而天翻地覆,也没有马上去找爱丽斯菲尔,或者自己家里俩让人头疼的未婚妻。而是径直前往圣光礼拜堂。

    暴风娘什么的,最赞了!——这句话不是假的,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依靠暴风娘了。

    身上剑疮N道自不必提,关键的是右肩的贯通伤,这个治疗需要费点力气。而且手指上的指甲生长速度没想象中的那么快,甚至和普通人差不多。这要是等到指甲自己长好……很疼的。

    狂野劲儿过去,赛博坦那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感觉就又回来了。反正在族内被他妈摧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他不是照样在他妈的摧残下老老实实,活的很是卑躬屈膝?——当然了,那是人民内部矛盾。

    现在,他正在圣光礼拜堂的内室中,被暴风娘轻轻抚摸着右肩。一阵柔和的圣光大约持续了数十秒,赛博坦肩膀上的贯通伤算是完全好了。

    “呼……差不多了。”暴风娘长舒了一口气,苦笑道:“赛博坦……虽然你是个战士,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少做为妙。你是布尔凯索人,但你也是人!一个凡人——你的生命之力是有限的。”

    “谢谢提醒,不过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赛博坦哈哈笑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感觉好多了:“指甲也修复了?嗯……现在感觉好多了。诶呀,被拷问的时候感觉真不怎么样。”

    “只有坚强的意志才是引领我们的最坚实基础……你的意志力不错,竟然称了过来。不过……现在能回答我最初的问题了么?你是怎么从魔窟中跑出来的?放心吧,圣光礼拜堂米奇林家族还不敢来找茬。”

    “来找茬我此刻也不怕了!看我不杀光他们——不过嘛。”赛博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怎么?虽然和对方啪啪啪的事情应该很过瘾,诱惑一位圣女——但是……“咳咳,出来容易被你讨厌,我还是不要好了。”

    “……?放心吧,我不会讨厌你的。如果你有什么心结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暴风娘此刻略显疲惫,但依旧微笑着道:“你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我愿意帮助你。不要把事情憋在心底,这样会很痛苦。”

    “……那我还真的觉得有些恶心……跟你,你真的不会讨厌我?”

    “真的不会,你放心吧。”

    大约三分钟后。

    “啪!”圣女大人打人啦啦啦啦!!——有史以来第一次啊,大新闻啊!

    暴风娘此刻羞红了脸,气喘吁吁的给了赛博坦一个巴掌。

    “……你打我干嘛?”赛博坦一副受伤的模样:“我在等你的告解呢……这也是你的劝解方式?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打了我一个巴掌,这个巴掌的意义是:这一切的痛苦都已经过去了,不纯洁已经被你打飞了——是么?”

    “我!你……这……没错!”

    米丽爱?暴风的胸口不断地起起伏伏,似乎在强自忍耐什么。搅扰心神,乱人清净,空灵一点完全被搅乱。

    “我……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你悟性不错。就这样吧,你可以出去……不对,你先别出去。”暴风娘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不能在讨论对方的xing能力问题。

    很奇怪,如果是平时的话哪怕这种下流的问题她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虽然必须承认,这是个让人心生好感的男孩,因为他清秀的长相,更因为他的内心世界博大而壮阔。每次与他交谈,都会受益匪浅。但……似乎还没有到男女关系的问题上。

    为何这种好感现在被无限度的放大?自己的心灵堕落了么?……今晚的祷告时间要长一些了。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

    “你为我而作了一首诗,这让我十分感动。”暴风娘微微低头,脸上的红晕还是没有退去。但是多少已经不在颤抖:“甚至为这首动人的诗篇谱写了一首名副其实的音乐,这让我汗颜。《圣光与欢乐颂》,着实让我羞愧,我不配因此而得到殊荣——”

    “你不配的话就没人配了。”赛博坦耸了耸肩膀,道:“老实对于圣光的一丝好感完全因为你,我‘写诗’的时候是把圣光换成你的名字,这样看才舒服点。”

    “那我就更加罪无可恕了——现在,这首诗传到了南方。时间虽然仅仅过去了一周,但是岚盾的大牧首震动,听在诵读这篇礼赞的时候大牧首落泪……咱们悄悄的。大牧首还以为你是个信徒,没想到……”

    “我是个野蛮人?”赛博坦笑了。

    “……你妄自菲薄了,没想到你是个布尔凯索人。”暴风娘同样也笑了笑,不过这和圣人般的微笑不同——虽然依旧穿着那身圣洁的制服,但此刻她笑的如沐春风:“是这样的——第一,他追认你为虔诚的信徒,免了你做洗礼了——你就算是圣光信徒了。”

    “我不是啊……我信萨满的。”

    “那就算你倒霉咯,外人怎么会让一个非信徒写出这样赞颂圣光的诗篇?”暴风娘哈哈大笑了出来:“主教大人啊,他给我写的信里一再提及:我怎么能这样,还没有转化你?”

    “……你想多了。”

    “是啊,不过帮个忙嘛,看你对于萨满也不怎太虔诚。”暴风娘道:“不然我天天去找你麻烦哦,你让我上司对我不满意了,怎么办?烧死你?”

    “这……你的废点功夫。”赛博坦也笑了起来:“你想烧死我的话,首先不能找火法,我们布尔凯索人对于魔法是免疫的。”

    “嗯,我记下了。”暴风娘这次和赛博坦的交流就好像一个普通的少女在和一个普通的少年欢快的聊天,不过内容不太正常:“我这次是还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虽然知道你这里出了件大事。不过呢,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可以帮你摆平——我让大牧首出面帮你。”

    “哦?”

    “岚盾的新大教堂算是彻底竣工了!……盖了一个多世纪,终于竣工了。”暴风娘叹了口气,道:“辉煌、壮丽的大教堂,不过如果把这些钱都拿来接济穷人的话,那我想效果会更好一些。”

    “光接济是没有用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我待会跟你解释。你继续你要的——”

    “主教大人从五十六岁继承鹰格岚主教职位,现在老人家七十六岁高龄了,虽然身体倍棒但是也很老了。二十年了他终于看到了穹顶落成的那一天——他很激动,并且认为落成典礼的那一天应该有一首配得上这辉煌教堂的音乐或者诗篇,永恒纪念这圣光的恩典……以及他的功绩。你看……”

    “……如果是为你而作的话,‘我的’灵感永不枯竭。但是为了一个七十六岁的老头……”赛博坦撇了撇嘴。

    “别这么嘛。”暴风娘抓住了赛博坦的手,道:“我一般不这么,不过我觉得诗篇、音乐和高尚的情操是可以震动圣光的——你一定可以帮帮忙吧?看在我的面子上!——”

    看在你的长相、胸部上……呃,不对不对。

    看在你的确是个狂信娘的份上,你的确很高洁……

    “这有何难,就当是给你写的了,到时候把你的名字复制粘贴成大牧首的名字即可。”

    “太好了!——你有时间的话就快点写出来!不行的话……我先向大牧首报告,你正在书写伟大的诗篇。那么,我马上向大牧首请求帮你脱罪……”暴风娘双手一拍,似乎十分兴奋的样子。

    “这有何难,还用得着写?张口就来啊。”这有何难,神棍神马的简直易如反掌:“具体的我可能要找专业人士帮帮忙……对了,你们这里最流行的赞美圣光词……是什么?用什么南方语言,看上去很高贵的语言。”

    “……?你茜卜莱语?”暴风娘似乎感兴趣了起来,如数家珍的道:“有很多啊,‘阿赖耶呀’什么的,都是赞美声光的意思——”

    “简单了,我嗓音不怎么样……”

    “不,你的嗓音中性而甜美,老实我都打算让你来我的唱诗班来当主唱。”暴风娘不开玩笑的道。

    “……求你不戳破,我就是这个,老子弄的一点都不像个爷们。”赛博坦则是一幅囧然的模样,对方不是故意的吧?

    “呃……不好意思,我不是个意思。”

    “让你的唱诗班来一下吧,闲着也是闲着。”赛博坦挥挥手,道“这名字就叫做‘赞美圣光’好了,用通用语写,才不屑于用南方茜卜莱语。”

    “……你做好曲子了?”

    “我不是跟你了么?”赛博坦微笑着对暴风娘道:“看着你就文如泉涌,灵感斐然——把圣光代替成你的名字,马上就有灵感了。”

    “你!——”暴风娘感觉很奇怪,增么搞得——自己的脸又红了?不像是往常的自己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