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泥奏凯,女刘芒
    赛博坦这回真的是有些震惊了,这个三观再次被狠狠滴抽了个嘴巴。

    自己失手被擒到不一定是这位小姐的错,刚刚自己被抽了那么久十根指甲被挨个敲掉,理论上也不是被对方波及。但……却是对方做的。

    “呵呵……没想到啊,妓?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这回是真的被折磨的没了力气,赛博坦抬眼看了看面前的零:“哦?卖?YIN回来了?今天收成怎么样?接待了几个客户啊?服务热情周到才会有下回的回头客嘛——”

    “啪!”往常这些话是不会有生气的想法,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零觉得面前俊美的少年,此刻的笑脸确实如此的……欠揍。

    往前走了几步,她狠狠地给了赛博坦一个巴掌——单纯的巴掌,并非刑罚。

    “谢谢提醒,的确如此——我希望我对你用刑也是一样,服务周到热情,无微不至——让你能够下次还来找我。”零摆了摆手,然后脏字使劲往外蹦:“你这个伪娘还以为自己是个男人?告诉你,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渣滓!yang痿的(消音)——你TM不过是(消音)了之后的(消音),我在你面前你(消音)竟然给我上了一个小时的课!”

    着,零毫不客气的撕开了赛博坦的裤子:“也就是那么个……呃……还有点料啊。”

    “喂,麻烦你帮个忙,劳驾在脖子上面来一刀。”赛博坦昂起了头,他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并非是死亡,对方要是个精神病人的话万一下面一刀就彻底废了。

    不如上面一刀死了痛快。

    “……你这个利用价值蛮大的……大的……大的。死了有些可惜——”零嘿嘿痴笑了一下,不过表面上却还是冷若寒霜。

    天下间哪里有这种好事?还会有人为了自己而求情?她的人生就是一部背叛史,当初被亲妈卖到妓?院,被人生中第一位至交好友背叛,被自己的第一个男友(理论值)背叛,被自己的同伴背叛,被这个背叛,被那个背叛。她的人生老实很残酷但是也很单调,就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好人。

    伸手祈求众神帮助,却颓然跌倒,一次两次还则罢了,次次如此……咱们平胸而论,胸大无脑也不是胡八道的。

    不过单调的人生一旦有了色彩,那就截然不同了。一点小小的波澜,却是滔天巨浪的开始。蝴蝶振动双翅,扭转心中乾坤。

    这世界不容忍我,我就要毁灭世界。心中如同铁石一般杀戮,这就是她的人生哲学。鞭挞折磨、辗转求生,天可怜见,心如刀割——不过这个少年……却是第一个没有出卖自己的人。

    这倒是有些意思。

    “因为对方并非人类吧”——这是现阶段的最好解释。

    “听着,布尔凯索人,现在的我不是和你谈条件。”整了整神色,(努力地)不再看着对方被自己撕破裤子而晃荡荡和漂亮长相截然不同的狰狞之物。零叉着腰,颇有些架势的话……

    可惜她话还没完。

    “少废话!给老子一刀,叫一声我是你孙子!”赛博坦毫不客气的啐了她一脸口水。

    “……满足你的愿望。”呼的一声,抄起一旁的狼牙棒招呼了过去——赛博坦后脑再遭重创,一个狮子摆头,毅然决然地……昏了过去。

    “……艹,怎么这么不经打?喂,别死啊!死了就没得玩了……好吧,没死,你也算是个布尔凯索人?……哦,差点忘了把诅咒魔法从对方身上解除了,再过一会忘了就真死了。”零嘟嘟囔囔的了一嘴,她被赛博坦上了一个小时的人类历史课,断断续续的正好做了一个法阵。

    “啧……好麻烦啊。”挠了挠自己的银发,零此刻的表情有些惆怅——自己这辈子最怕的不是死,而是麻烦:“没办法了……哦,对了,凉水。”

    打了个指响,赛博坦的头顶却骤然出现了一桶冰水——连水带桶一起掉了下来,砸了他的同时也把他给泼醒了。

    “醒了?”零看着再次苏醒的赛博坦,老实很多刑罚还没有在对方的身上用——:“没想到啊,这么娘炮的脸,肌肉倒是很结实——能挺过多久呢?”

    “你死了我都死不了!而且我就算死了也会从阿瓦隆返回,追杀你到你的地狱。”赛博坦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零。

    “别这么嘛,我的地狱不就是人间?”零笑了起来,一瞬间赛博坦竟然还会认为对方的笑声很甜美——“到这里……我必须声明,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谢谢,不过我对你这种婊?子不感兴趣。”赛博坦的话如同利刃一般,刺入对方层层铠甲防护的心脏——不过很明显,那层层铠甲不是吃素的。

    零微微一笑,似乎也不打紧——只是愤怒的给了对方又一个巴掌。

    “我们能否节约一下各自的时间?听着,你也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你不过是我计划中的一枚有用的棋子。我觉得你更加有用了,仅此而已。明了吧,我要借助你的力量。引发第二次的大灾变——”

    “……原来是个疯子。”赛博坦哂笑了一声,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中性的声音此刻却充满着阳刚气概:“不过我竟然被一个疯子抓住……不朽之王啊,这死的真冤!——大灾变?你知道大灾变是什么你就胡八道?”

    “我当然知道,第一次大灾变就是‘我们’干得,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姆大陆因此而沉没,我们怎么可能不清楚?”在被拘禁挂在十字行刑架上的赛博坦面前,猫步踱来踱去。似乎在讲述着巫女以往辉煌的历史,零用她性感而妩媚的声音道:“‘我们’有能力做一次,那么我认为我就有能力做第二次!——事实证明我也是正确的。”

    “啧”赛博坦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你能干嘛?召唤魔王?——那我们布尔凯索人还真是要再费点力气,再杀一次呢。”

    “没错,上次的确是不朽之王斩杀了魔王。不过这一次我将会召唤的是魔王中的魔王——至于召唤的是谁嘛……有兴趣么?”

    “没兴趣。”赛博坦现在也被折磨的没有了力气:“痴|女,把裤子还给我好么?”

    “……我对你下面很感兴趣,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可以召唤魔王,麻烦你也上点道。我听你啰嗦了半天人类发展史而且饶有兴趣,麻烦你也给点面子好么?”

    “啰……啰嗦?我已经去芜存精,把我知道的精华都给你了,你怎么还不满意?现在的学生啊,一个个的……”赛博坦觉得自己被精神打击了一下。

    “哦?”觉得比拔光对方指甲还有用,零发现这个男孩还真是有可爱的单纯一面啊:“哼哼,没错,那叫一个垃圾!你话方式绝对有问题!——不过这不是重点别老插话!我可以召唤魔王中的魔王,甚至是更强!引发第二次大灾变,毁灭这次人类的文明,或者我要彻底毁灭的是人类!”

    零等着赛博坦的回答,她认为对方可能会愤怒,可能会不屑,可能会如何如何。但是……

    沉默。

    一阵良久的沉默和冷场之后,赛博坦叹息着,以一种悲哀的眼神看着对方,就好像看着神经病人没救了:“……我……中二少女啊,你就长点心吧。虽然中二都认为自己招谁惹谁了,但的确你们这些中二脑子不正常。成天到晚人类如何如何啊,世界怎么怎么不公平啊,然后叫嚣着毁灭世界。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也没见到有几个有真本事的。还以为你要召唤魔王干嘛呢,原来又是毁灭人类啊。”

    “……啪!”抬手又给了赛博坦一个巴掌。

    这是来自女性第三个愤怒的巴掌。

    “警告你,话注意点!你知道什么?你怎么可能了解……”

    “你怎么可能了解我的感受——是吧?”赛博坦抢在零之前了这么一句。

    “诶?”

    “你看看,你这种人就这德行,也进步不了了。”赛博坦鄙视的看着对方:“总是认为全人类都欠自己的,你怎么就不努力努力,上进上进?我跟你,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不过你这种报复社会的方式有问题。对了,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怎么跟你都没用。那麻烦你快一点我赶时间——喏,脖子上来一刀。”

    “我偏偏不让你死!我要折磨你,狠狠的折磨你!我要……”

    “有本事就来,布尔凯索人怕疼?呸!笑话!你折磨我一百年我也不会屈服!以不朽之王的永恒荣耀与誓言为证,我族三千年前被战神奴役之时就已经发誓绝不屈服于任何人!我族人在那个时候被酷刑折磨数年十数年数十年的比比皆是!后来全都是手刃仇人的英雄!——来啊,有本事一刀一刀剐了我!哼一声算我的!”

    大声呵斥着,赛博坦一挺脖子,就往对方的刀口上抵。

    “……”你遇到这种柴米油盐酱醋茶一丁点都不进的种族可怎么办?

    “我有时间炮制你,布尔凯索人。”零咬着嘴唇,恨恨作罢。不过……她的眼神忽然从赛博坦的脸上往下移,移到了赛博坦的下半身上。

    “……干嘛。”赛博坦不自在的撇过头去,这没法自在。

    “呵呵,刚刚那副气概哪儿去了?”这回轮到了零不屑的娇笑了起来:“在伟大的英雄似乎也不过如此——哟,脸红了?不会是处?男吧?”

    “老……老子是处?男他爹!”赛博坦大吼了一声,这肯定是元灵魂,妥妥的,赛博坦才不承认自己的主观思想这么薄弱:“杀了我!”

    “不不不,玩玩还是好的……诶呀,人家区区一两寸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量变产生质变啊,布尔凯索人。长得这么白白净净,可可爱爱的比人家还漂亮似的。怎么下面这么狰狞恐怖?——哟,很有精神嘛——”

    “走……泥奏凯!”

    “呵呵呵,声都变了!——嗯,这个有趣了。要不这样吧,我们比赛一下,你赢了我就放你走——题目很简单,是不了的,做做看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