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什么叫真正的地狱咆哮

第四十章 什么叫真正的地狱咆哮

作品:我的魔物娘军团 作者:李家成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库拉斯哼着歌,自己的六只手娴熟的使用着赛博坦提供的刀具。不同于以往的厨具,赛博坦给她提供了一整套的特殊厨具,以便做出原汁原味的布尔凯索五千年风味菜肴——她的愿望已经渐渐开始实现,她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厨师!

    赛博坦是个好人呢,并没有从自己手中抢走爱丽斯菲尔对于菜肴的喜爱。库拉斯的心情很不错,六只手运势如飞,很快就做出了几道赛博坦擅长的鱼香肉丝。只不过最近使用胡椒的数量开始上升,虽然对于法兰西斯家族来讲九牛一毛,不过……胡椒以前都是用来保存食物的——其实是用来保存食物还是有点问题,因为胡椒其实起不到什么保存食物的作用。只不过其味道可以大量的掩盖肉类或者他食物的腐烂气味。白了就是:算了,闭着眼睛吃吧,反正也吃不出来味道——的感觉。

    没想到啊,原来还可以让食物变得如此美味——“仰望星空”什么的,原来真的是渣啊。自己原来做了那么多年的菜,根本就没法看。只不过……库拉斯不是很理解赛博坦在教学的时候为什么不用多少克盐,多少斤黄瓜之类的话语来描述。

    什么叫盐少许?哪个叫水适量?你TM逗我?还有什么看火候而不是凭借时间起锅,翻炒和……如果不是对方手把手的教,真的是教不会啊。

    顺道一提,自己有六只手,对方真的只能摸两只。而且……一开始以为这个布尔凯索人很凶悍,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俊美的少年也仅仅只有十六岁,是可以逗的。

    逗起来还十分的有趣!

    “圣光和欢乐啊,美丽神奇的火花。来自极乐世界的女儿~~”和本时代其他音乐不同朗朗上口,对仗工整且文采洋溢,精妙非常。

    朗朗上口就肯定喜欢唱,尤其这年头没有新闻轰炸和媒体辐射,大家耳朵里也都没有耳机——如此匮乏的生活,被记住的当然就是好的。

    “唉……下次看来要考虑一下多学习几个菜肴了。”库拉斯用一只手挠了挠头,另外四只手各自端着一个“菜盘”:“再好吃的饭菜吃多了也会腻……虽然太太已经连续吃了好久了,还是会点这道菜。”

    “库拉斯姐——”忽然,一个人类厨师敲了敲库拉斯厨房的门,道:“现在我可以跟你话么?”

    “基本做完了,有什么事儿你吧。”库拉斯的专有厨房是最近才划分出来的,是为了赛博坦好——保密菜肴的制作方法。简单的来,就是防止偷师。当然,也是因为前一阵子出了一件大事。爱丽斯菲尔被投毒,整个厨房都被彻底查了个底掉:“怎么了?有什么事?”

    “太太请您在做两个拿手好菜——就宫保鸡丁即可”男厨师探进来半个身子,道:“圣光礼拜堂的暴风牧首来了。”

    “啊?暴风大人来了?……好吧。”库拉斯无奈的点点头,将送菜这个能够见到太太的美差放下:“我……再亲自下厨一下。对了,赛博坦……大人,他今天看了起来很忙么?”

    “呃……我也只是传话而已,不知道诶。”

    “那你就再去看看啊!——送菜的时候看看赛博坦大人忙不忙!”库拉斯六只手正好有一半——三只手一挥,颇有气势!“不忙的话帮我递个话……算了,待会我亲自去!”

    似乎一切都进入了正轨。

    赛博坦也在被人爱戴着,异世界也挺美好。

    ……个P啊!

    “我知道暴风牧首的苦衷,也知道决不能让她去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我们能不能找些靠谱的医生来。”赛博坦捏着鼻梁,道:“太太,您真的认为这正常么?”

    “呃,我觉得挺正常的。”爱丽斯菲尔看着一脸无语的赛博坦,道:“有什么问题么?反倒是你为什么把所有医生都撵走了?这可是最新的医疗成果啊,我们靠这些挺过了无数次大瘟疫……”

    “我只能你们没死真是奇葩,圣光也许真的存在。”赛博坦感叹着了一声:“你看看这个鲁道医生,他给伤寒症患者的治疗方式是……放血。给感冒患者的治疗方式是放血,给哮喘患者在脖子放血——他是真敢看啊!还有这个医生,他接手治疗伤寒症患者,让一只啄木鸟在腐肉处啄!给感冒的患者治疗,要在耳朵里捅进去一根棍子……你认为,这很正常?”

    “呃……这的确是我们最新的医疗成果……怎么,有问题?我觉得很科学啊。”对方的嘴里竟然出了科学两个字?这么科学?

    “……好吧,如果我出了事儿的话,你可千万别把我送到这些庸医手里。”赛博坦一捂脸,已经不知道该什么了:“好歹来几个靠谱的啊!我宁愿相信巫医,也不相信这群庸医——”

    “赛博坦你这样话就不对了,你怎么能忌医呢?”爱丽斯菲尔一脸严肃的道:“我们的医生都很敬业的,没有他们的话,死的人更多……”

    “他们都放假了我感觉死的才少一些。”赛博坦眼睛一瞥,哼了一声:“看来必须正一正三观了。”

    “赛博坦,你这样是不对的,那些医生的医术都很高明。”

    “……太太,这一点我必须声明,我是正确的。”

    “……你怎么这么固执?”

    “太太啊,不是我固执,我只是在实话。不是我记仇,是有的人必须为错误买单!”

    “你你你——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卧槽,好熟悉的桥段啊:“你谁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我你……咳咳咳……”不过太太要萌一些,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不欢而散,这还是第一次和这位漂亮的太太搞得这么僵。最后赛博坦告辞一声走人,并且声称如果自己以后生病死掉也不找这些庸医。而太太则是声称,死掉也要让这些庸医给自己看病——顺道,早退要扣工钱。

    ……回家的路上,赛博坦走在小巷中,路上的人都避着他走——因为这条路本来就不宽,现在赛博坦一个人就占了三个人的地方,因为他身后背着一双双手巨剑。一路上吓坏了不少正版兔女郎和正版喵星“人”,和几个出门的富人区邻居打了招呼。

    赛博坦回忆了一下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是有点偏激了。

    “唉……明天再向太太道歉好了。”叹了口气,最近积攒的这些好感值似乎都扔了:“怎么破?我似乎忽略了这个世界就是靠这些庸医治病的,领先时代一步是疯子,我领先了个世界,怎么办?难道真的让暴风娘去给所有人看病?——估计她看到没一半就累死了。再自己又不会是圣母玛利亚,管那么多干嘛?听最近圣母文都是毒啊……嗯?”

    赛博坦在自己家前不远处的一条街外——其实就是一条小路外,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这种感觉强烈而紧迫,紧接着他眯上了双眼,缓缓地取下了十字斜插在背后的两把双手巨剑。

    缓缓地往前走去——果然,他发现了一个……

    女战士。

    一身白衣,并没有多少有效护甲,和赛博坦一样仅有一双银色圆弧形肩甲在肩。身上穿着的大部分是白色的布衣,都有些紧身衣的意思。一双皮靴,也是银白色的。金发过肩略带波浪卷,最让人感觉到心动的是她那双几乎妖异漂亮的双眼。背后背着一把双手巨剑,看样子也是十分之重——此刻,她正同样认真的盯着赛博坦。

    赛博坦的心中则是直接往下一沉。

    因为他看到了对方披风上有着很明显的一处标志——一个圆圈,一个狼头——霜狼氏族!

    但愿不是“她”!

    “哦?我族之人?”对方微微的笑了一下,看上去十分的娴静而动人,但赛博坦知道,这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不客气的我布尔凯索人的女人,全都是漂亮妞!但问题是谁敢动?看到赛博坦之后女战士似乎很是亲切:“你好啊,我的同袍。”

    “嗯,你好,同袍。”赛博坦也微微点头,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道:“我是伟大战士——奥格瑞玛?地狱咆哮?布尔凯索的儿子,我叫提图斯?地狱咆哮?布尔凯索。”

    没错!

    赛博坦怂了……

    据自己的未婚妻是剑圣,是霜狼一族最杰出的剑圣!——和自己老妈是一个级别的人物。虽然这世界也没什么太严格的等级划分,不过能成为霜狼一族剑圣的百分百不是一般人!就这么打个比方吧,赛博坦属于布尔凯索人的中上等,类似于美国队长,比普通人强点。而他的未婚妻身为剑圣,则直接就属于超人级别!虐杀美国队长分分钟的事儿!

    怂!必须怂!不怂估计自己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张嘴就编了个名字,连自己老爹都不放过。

    “冒犯了,忘记了通报姓名——我是伟大战士克劳迪?霜狼?布尔凯索的女儿,迪妮莎?霜狼?布尔凯索。”女人微微点头,对赛博坦道:“我听城里有个布尔凯索人,所以来看看。看来……我认错人了……你你是男孩?”

    “……你要决斗么?”

    “抱歉,我没有恶意。如果你想决斗的话我满足你,但我为我刚刚所的话道歉……很漂亮的男孩。如果不是感觉到,我几乎不敢相信你是我的同族。看上去……你也是个伟大的战士。”迪妮莎向赛博坦微笑着道歉。

    似乎不论何时,她都能保持着自己的微笑——

    赛博坦这辈子外加上辈子只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再公开场合这么干!那便是上辈子大希望国总统克林顿,他和她二奶在办公室互相咬的那档子破事儿被人捅出来之后,在审判庭上照样能保持微笑。

    但问题是人家在公众场合这样,这位主……怎么微笑永远不变?……某种程度上的面瘫?

    “不论如何,能够在异国他乡见到同族,真让人高兴!”赛博坦和迪妮莎之间的交流,一直使用的是布尔凯索语:“那么迪妮莎小姐,请到我家中坐坐吧——”

    “不了,我是来追杀人的。”迪妮莎轻松的出了追杀两个字,双眼却死死的盯着赛博坦,似乎是猎人在看着她猎物下一步的动作:“我来追杀一个命为赛博坦的人。”

    “赛博坦?……那,不是我们部落的酋长之子么?”赛博坦故作惊讶,心要糟,不过看着自己的演技吧!“你真的不进来么?那我要回家了。”

    “……好的,我会在城外居住一个晚上。还有……我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人在伐木制造房屋,我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围攻了。”迪妮莎微微摇头,似乎不是很了解事情究竟怎么回事:“这里的人都很看重自己的森林么?那我休息的时候,可就要……”

    “你既然来了就在我家里住一晚又能如何?”赛博坦故作大方,心您老人家赶紧走人!

    我的未婚妻诶!怎么不知道原来这么漂亮?“还有,你所的我知道了,那都是些灾民,在本城法兰西斯家族的带领之下艰难求生。不是所有人类都和我们布尔凯索人一样抗寒,你所经过的可能是他们的军管区,所以才会被围攻。”

    好了,你可以走了——你去森林里住去吧。

    “……好吧,你既然这么热情的话,我也就不推脱了。”没想到迪妮莎还真是个实心眼,当即看赛博坦第二次挽留也就没客气:“我是在哪儿?和你睡在一起么?”

    “……”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她未婚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