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舌战
    兜风,是很多人吃完饭后的业余活动。某位无头骑士娘的饭后运动,是骑马兜风。

    骑着自己的无头骑士战马,潘达拉贡哼着快乐的小曲驰骋在卡那封城的上空。反正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自己——自己可是自带隐形功能,无头骑士战马在下面看来,就和一片黑云彩没什么区别。

    一团黑雾。

    不过潘达拉贡现在的心情好得不行——虽然自己的头被盗了一次,这让她差点想要杀人。但是目前看来这是命运的安排,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当然,可能比自己稍稍差了那么一丁点,没有胸部眼睛也有些棱角,不过考虑到对方其实是个可爱的男孩子,这些都可以忍耐。

    潘达拉贡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想到这里她都会捂着自己的头晃来晃去,就好像在想些什么不健康的事情,连她自己都害羞了。

    怎么呢……这位无头骑士小姐,多多少少有些精神上的发散性分裂问题。人格上有些分裂,一会儿中二、一会儿淑女,一会儿又十分的“绅士”——怎么呢,这种有病的女孩……

    才正常啊。

    人性就是这样,别人不看不要紧,一看各个都是神经病,这也突出了人性的反复无常和复杂性。只不过这位三千多年前成为无头骑士的潘达拉贡小姐,多多少少因为成为魔物娘而变得有些极端了而已。

    这次嘛……稍稍有点小问题。

    “救……救命啊——潘达拉贡小姐,求求你,求求你……放我下去吧。”

    死死地抓住潘达拉贡的腰,渟芳小姐那瘦弱的双臂——可以连续弹奏大键琴三个小时以上的,就算是女人也不可能是瘦弱的双臂,放心吧。

    “诶呀,你就算是摔下去了也摔不死,放心吧我的战马相当通灵的——毕竟从生前就已经跟着我了,是吧?咱的小无敌?~~”潘达拉贡仰天长笑,拍着自己的战马。而此战马已是亡灵战马,此刻却打了个鼻响看上去很是无奈的样子。这种无奈反而让潘达拉贡更加高兴的笑了起来——“喏,下面就是我的赛博坦工作的地方了——今天他来这里是要干嘛?陪着我的爱丽斯菲尔玩得很开心嘛——喂,我的缪斯小姐~你还在么?”

    “我……我是拉娜希一族,不是缪斯,虽然我们是远亲但是请你搞清楚啊,潘达拉贡小姐。”渟芳一阵无语,只得死死地抱住潘达拉贡的腰间。

    “嗯哼哼~~我的小渟芳诶~我们下去玩玩吧。”着,潘达拉贡一类缰绳,思考了一下后下了决定道:“工作中的男人最帅气!穿制服的男人工作那是帅气中的帅气,尤其是长得跟我一样,一定很赞!——我们去看看吧!对了,渟芳,问你一件事情。”

    “什……什么?”

    “听……我那亲爱的帮你写了一首命运女神,又歌颂了女武神——他有没有想过为我写些什么?赞美赞美咱无头骑士的威风堂堂?”

    着,人家摆了个帅气的pose!

    “……只要你让我下去,我以我拉娜希一族的荣耀做赌注,一定让他写一篇惊世骇俗的作品,震动整个已知世界——好潘达拉贡,好小姐,让我下去吧——”渟芳真的很弱,此刻的她穿上了赛博坦给她特别定制的女仆装——现在的气温是多少度就不必多了,而此刻的高度更是寒风阵阵。虽她也是艾尔岚岛的精灵类,但……该冷还是会有点冷的。

    “亲爱的对我很羞涩,那么就好了。”一点头,无头骑士小姐向下俯冲:“走咯!我们去看看亲爱的究竟在干些什么?力量与荣耀,鲜血与雷鸣~~啊哈,喊口号真帅气哦~~”

    “救~~命~~啊~~~!!”头晕眼花的,是渟芳小姐。

    ——喜欢飙车的一旦开了飞机……——

    “咚咚咚!”赛博坦现在是最吸引仇恨的,因为爱丽斯菲尔的一番话引起了对面克莱蒙?米奇林的调笑。而这调笑又引起了一群不怀好意大叔们的恶意哂笑。

    赛博坦毫不客气的用两把双手巨剑砸了砸地板,大理石的地面发出咚咚的声音:“肃静!——请议长继续讲话!”

    赛博坦的举动不可谓不莽撞,甚至可以很不给对方面子。

    但是现在这样子又很没辙,谁知道赛博坦这么个愣子究竟能干出什么事来?

    “赛博坦,可以了。”爱丽斯菲尔安抚了一下身后的少年,继续对所有人道:“我希望本城的所有人能够,在这个时代中,,照亮这个的!”

    这些新名词让在场所有人感觉为之一亮,但是又能如何?

    “我这有一份草案,我需要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粮食、居住器材、衣服和水源。并且能够……”

    “已经是冬天了,爱丽斯菲尔太太,恕我冒昧。”有着三撇山羊胡,瓦兰多?堪萨斯作为堪萨斯家族的主人,老爷子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他此刻倚老卖老似的举起了自己的手,站起来发言道:“据刚刚太太所,最少会有两千人甚至更多的难民涌入到我们的城市周边。更多的难民将会逃入其他城市——那么请问尊敬的爱丽斯菲尔太太,您如何保证这些难民不会在城市周围闹事呢?”

    用词很是恭敬,也都是以疑问句问询。瓦兰多?堪萨斯每问一句便看向一群坐在周围的议员。

    “我无法保证。”爱丽斯菲尔微微摇头。

    “那,您又如何保证我们一定有粮食免费提供给这些寄生虫呢?”堪萨斯家族主要经营的便是粮食——这两个大字代表了什么?代表了生命,饥荒年代更代表了人类的人性。

    “免费提供,的确是力有不及。”爱丽斯菲尔据需摇头。

    “那么,恕我们力不能及。”瓦兰多?堪萨斯重新坐下,不再游环绕在议政厅周围的一百名议员:“哪怕是法兰西斯家族,也不可能养活的了两千名闲人吧?更何况这里肯定不仅仅有人类,我们为什么——要对魔物施展我们的人性?”

    “人类的光辉……”爱丽斯菲尔双手拄着面前的圆桌,声音低沉,回响在这个圆形拢音的议政厅里。她低着头,银色的长发遮挡住了她的容颜:“人性的光辉,我坚信人类的可塑性与可能性。并非像您想象的一样,堪萨斯先生。魔物、人类不需要有过多的区分,我的家族证明了这一点。无数个日月之前,我们所有人的共同祖先在同样的时节,同样的冰天雪地之中。也许被一群可恶的野兽围攻,也许那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最后一批祖先。但是我敢肯定!在那种时代里,所有人共同使用一种语言,共同食用同等的食物,共同抵御外敌!男人在前,女人紧随其后,紧紧保护着与自己无关的人和亲人——这就是我们,这就是人类。因光之名,难道我们如此文明了,还不能做一些我们早就能做的事情么?”

    “得好。”克莱蒙?米奇林这个过度肥胖症患者微微点了点头,已经看不出他的下巴与脖子的区别。此刻他却泼了桶冷水:“爱丽斯菲尔小姐,您的实在是太好了——可是,却毫无意义。金币——这才是文明。”

    “——太太。”爱丽斯菲尔厌恶的看了一眼对方,道“请称呼我为女士或者太太,克莱蒙先生!”

    “是的,太太。”克莱蒙?米奇林笑着,似乎占了便宜很高兴的样子:“不过我敢,就算是您的家族有能力拯救这数千人,请您告诉我:您会让您的家族,您丈夫的这些兄弟长辈们,承受如此巨大的经济打击么?”

    “呜——”在法兰西斯家族的席位里,公然发出了一声不协和音。这声音来自一个长相清秀,看上去十分英俊潇洒的青年。他坐在法兰西斯家族席位的前排,也是唯一一个成为议员的,爱丽斯菲尔的亲戚。

    奥卡尔?法兰西斯——爱丽斯菲尔先夫的弟弟。没错,就是那个曾经在自己哥哥死了没多久,向爱丽斯菲尔求婚的不着调。虽然长得一副好皮囊,可是长相真的能明问题么?——也不尽然。

    此刻的他公然附和克莱蒙?米奇林这个敌对家族的看法。大拇指向下比了比,起哄似的“呜呜”喝倒彩。

    一旁,所有克莱蒙家族的议员也开始起哄喝倒彩,颇有一种起哄的架势。

    “肃静!——”这是赛博坦第二次用双手巨剑话。

    不过这次的双手剑直接插入了大理石地表里——让所有人闭嘴。

    “……我来告诉你,克莱蒙?米奇林先生”爱丽斯菲尔这次没有直至赛博坦,反而光明正大的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转过头来游所有议员:“大家也请听我——我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产业,土地和金币,那么我也想的是:除非杀光所有难民,否则的话他们依旧会在这片土地上。如果不加以管理的话,他们可能会更加难办!请问,到时候又该如何?”

    “那就都杀光他们不就得了。”克莱蒙嘟囔了一嘴:“这个好办,城里的佣兵一起出动,我相信很简单。”

    “我的家族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也不允许城内的任何家族、任何人这样做!”爱丽斯菲尔怒斥一声:“克莱蒙先生,你想被革除教籍么!你想引发战争么?你想让卡那封城的名声扫地么?——是,我们是生意人!是商人,所以我们更注重名声想必大家比我清楚!你以后还想要和别的城市做生意么?——啊,对了。”

    爱丽斯菲尔一拍巴掌,似乎刚刚想起什么来道:“难民们多来自约克亨伯,哪里是远近闻名的香肠出产地和肉类出产地。请问堪萨斯先生,您以后不打算和那里进行生意往来了么?”

    “我可没同意杀人解决问题。”瓦兰多?堪萨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谁也不同意,谁也不反对,眉毛挑了挑,粮食商人的他也真的不什么。

    “爱丽斯菲尔小姐,请问您的意思是……?”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那么我们家族就勉为其难。”爱丽斯菲尔也不打算废话:“可是我们也不想就自己一个人吃亏——我们是在为卡那封城做事!没理由你们坐享其成——”

    接下来就是爱丽斯菲尔的谈判时间了,这个……赛博坦在一旁看着真心觉得长知识(姿势?)

    看着爱丽斯菲尔游刃有余的在所有人中游,凭借着自己出色的魅力和天生的演讲天赋。硬生生在这种场合扳回不少劣势——可惜,劣势就是劣势。

    最初的提案肯定是不能通过的,不过……

    这不是更好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