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目标:兰斯王!
    隐隐约约的,赛博坦听到了屋子里传来抽泣的声音。根据布尔凯索人狩猎的习惯,任何人的声音过的再久他们也能隐约记住。这哽咽着抽泣的声音……听着真耳熟。

    瓦利薇儿?法兰西斯小姐。

    赛博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值得对方这么关心的。可能他来自于一个人口众多,人情冷乱更加可怕的时代。他认为吧?

    “妈妈……再派些人去找他吧——也许他就在城外?”断断续续的声音,看来是瓦利薇儿的请求。

    “已经派遣了足够多的人了——相信,他一定……哦?”爱丽斯菲尔爱抚着自己女儿的头,安慰着哭泣的对方。然后,她却突然间看到了风尘仆仆走进来的赛博坦……

    两个赛博坦。

    “主人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第一个冲过来的是担心的搂着竖琴,有些绝望的坐在房间一角的某位艺术家。真真正正用生命交换艺术的艺术家啊——渟芳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个是赛博坦,因为她是从灵魂角度上去看问题。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搂住赛博坦的大腿不放:“你不能出事啊!你出事的话,简直就是对这个世界上艺术领域的亵渎啊——”

    “……没看出来,你挺受欢迎啊。”一旁,某位无头骑士小姐皮笑肉不笑的讽刺了一嘴赛博坦。

    “啊?赛博坦!——”惊喜的惊呼一声,某位大小姐眼里似乎也没有别人——不过她的飞奔方式可使比渟芳看上去要青春活力的很:如同一颗小炮弹一般猛地“飞”向了他,一头扎进了赛博坦的怀里,那声音都听得出来——“碰”的一声重响啊。

    “唔……”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平时的话还好,现在正好结结实实的撞在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上——布尔凯索人恢复能力再高,也经受不住这几下啊?差点一口没守住吐出血来啊——“我……瓦利薇儿大小姐……”

    脸色铁青,赛博坦也是断断续续的道:“你……真是太热情了吧?”

    你给我的伤害更多呢!这一下暴击伤害……

    “唔……呜呜呜……”接下来对方也没什么,只是抱着赛博坦的胸口哭了起来。似乎,因为过于紧张,她都没发现一旁站着的无头骑士娘。

    某位无头骑士娘被彻底无视了。

    “她一直在担心你。”爱丽斯菲尔快走几步,来到了赛博坦的身边。表情凝重而中肯:“感谢你再一次救了她——只不过真的没想到,这一次我的仇家竟然能够找来无头骑士。专门克制我的近卫……好在,我找了法师前来帮忙。”

    “诶?法爷?”赛博坦一愣,扭头一看房间里也没别人啊:“在哪儿?”

    “八成是受不了小瓦利薇儿为你哭泣吧——这孩子太善良。”爱丽斯菲尔苦笑了一下:“我真的有些害怕如果哪天我真的死了,她的未来会怎样呢。”

    “太太真会笑,有近卫在哪里会让您受一丁点伤害?”赛博坦干笑了几声,然后看了看正在弄湿自己胸口的瓦利薇儿:“还有……这位大小姐啊……句实话,真的是有些童真的可爱啊。我都不知道我这么值得担心,往常死的更惨的时候天天都在经历,不过……我何尝被如此担心过?”

    着,赛博坦露出了一个艰难的微笑。手有些不敢落下,但是最终还是放在了瓦利薇儿的头上。冲着爱丽斯菲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了。”

    “只要微笑就好了。”爱丽斯菲尔了一句经典名言,安慰了囧囧然的赛博坦之后,道:“喂,瓦利薇儿——把头抬起来吧。赛博坦回来了,没事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难题了。不知道无头骑士会什么时候冲进来杀了我们,或者遭受大难什么的——你……瓦利薇儿还是赶紧先推倒密室里去吧。”

    “不要!——故事……故事里的女主人公,都是漂漂亮亮的。她们就是哭,也是漂漂亮亮的。”瓦利薇儿依旧把头埋在赛博坦的胸口上,低着头道:“我,我现在……”

    “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故事里的事情怎么能当真?”赛博坦撇了撇嘴,这世界上那里有人真情流露的时候哭得好看的?电影和现实的区别啊——他小时候还以为美少女战士不会拉(消音)呢,可结果呢?本子教你重新做人!

    “瓦利薇儿很漂亮,乖听话再不乖我的血就要流干净了——”赛博坦双手微微用力,苦笑着把瓦利薇儿举起腋下,抱了起来:“好了,哭累了也先去休息一下吧,或者真的去洗洗脸,脸上都是……我的血——太太,我有话对你。”

    瓦利薇儿的脸上倒也没有多少泪水,不过额头上却沾了些赛博坦伤口重新撕裂而留下的鲜血。

    “啊?啊!——我……我去去就来!我先去洗个澡。”很难得,这个世界还知道洗澡啊——某位大小姐光速遁。

    “我脚边的这位艺术家,麻烦您也起来一下吧。”低头又是起来了一位,赛博坦将渟芳安放好后。对爱丽斯菲尔道:“太太,其实……你可以解除戒备了。”

    “?难道……”爱丽斯菲尔惊讶的看着赛博坦:“布尔凯索人,你们真的天生神力,打败了无头骑士?——但是黑手先生,无头骑士是你们的克星啊?”

    神经随即开始放松,爱丽斯菲尔这才意识到赛博坦身边还有一位……赛博坦。

    “这位是?——你的妹妹?哦,我知道了,如果是两个纯血的布尔凯索人,也许可以和无头骑士一较高低?”

    “他可没有击败无头骑士。”潘达拉贡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把抓住了爱丽斯菲尔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继续抓着对方的手恭维道:“太太,您真是漂亮。刚刚您愁容满面,令您像残月一样幽美。现在您开心起来,更如同骄阳下的玫瑰一样热烈的绽放!——请收下我的赞美。”

    款款深情,如果不考虑这是个女性的话简直就是个绅士。但……潘达拉贡用纯正的女儿身——在把妹?

    “……您真是客气了。”爱丽斯菲尔被潘达拉贡这样恭维了一番,反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呃,您也十分美丽呢。不过为了不重蹈赛博坦先生的覆辙,我是不打算用美丽程度来区分男女了。毕竟,赛博坦先生是个伟大的战士,这样侮辱战士是不应该的——”

    “我也是个女性呢,没关系没关系。”潘达拉贡马上回应了一个热情的笑容:“我来回答您刚刚的问题。布尔凯索人就算两个加在一起也不太可能和无头骑士打成平手,好歹要二三十个人一起围攻吧,等到无头骑士的防御符文变低,才有可能击破无头骑士的献血护盾、邪恶灵气与冰霜之墙组成的防御结界。”

    “那……你和赛博坦先生……”

    “好了潘达拉贡别开玩笑了——”赛博坦拉了一把无头娘,并且毫不客气的一把……

    将潘达拉贡的脑袋摘了下来。

    这个场面那叫一个血腥!——虽然一定点血都没有。

    “喂喂喂!死人,快把我的头还给我!——啊!方向感找的有点问题了!结界魔法还施展呢。”忽然亲近之人摘下头颅,潘达拉贡的身体变得迟钝起来。咣当一声,穿着厚重铠甲的身体栽倒在地。而她的头而是娇嗔着赛博坦——似乎头离开身体之后……

    弱气了很多啊。

    “这这这……”一开始爱丽斯菲尔还以为这是布尔凯索人之间一言不合,直接弄死自己亲戚呢。差点没被吓昏过去的爱丽斯菲尔惊魂未定的发现,面前的人头竟然还能话?这……

    “喏,太太这么聪明肯定知道了。”赛博坦在空中不断的晃动着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脑袋,直接把某无头娘(现在只剩下头)晃晕,口水横流眼睛转圈,丝毫没有刚刚的绅士(淑女?)风度:“刚刚向你大献殷勤的,就是你一直防范于未然的无头骑士——她可是个女人,不过小心点,她……有点变·态。”

    “再变·态也不会像你一样拿着妻子的头在别人面前玩吧?”潘达拉贡盘在脑后的头发都被晃荡的放了下来,金发的头很精致啊——不过依旧很重口味啊。

    “妻子?”爱丽斯菲尔倒是一惊。

    “……这个请您听我解释,太太。”赛博坦反而被爱丽斯菲尔的反问句弄得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他极力的想要在对方面前解释清楚:“这是她胡八道的,请您千万不要当真……我把实话都了吧,其实是……”

    快速的复述了一遍自己要的话,赛博坦急切的想要把事实真相告诉对方。

    “喏——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她八成只是看中我的长相吧?极度的自恋狂什么的——”赛博坦把来龙去脉完之后,马上加上了自己的评价。

    “喂喂喂,不要这么过分好么?”潘达拉贡的头还在赛博坦的手上展示,但却生气的道:“任何人与其他人见面,第一个印象不就是长相么?我喜欢你的样子这是第一印象,然后我愿意以这个印象为基础向你坦白心声。这有错么?——看到喜欢的漂亮女孩,连话都不敢才是处男吧?我这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命运啊,这就是命运的相遇!我和你难道不是这个星球最佳的杰作么?”

    ……卧槽。

    一瞬间得好在理,怎么破?但……

    “第一时间就要求和我结婚,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我这叫一步到位,省的夜长梦多。”

    “总而言之——”爱丽斯菲尔出来打了个圆场,抬手接过了……潘达拉贡的头。放回了对方的身体上:“潘达拉贡小姐,作为女孩子你可不要乱自己的婚姻啊。估计……这是珍惜自己的女人,才会被别人珍惜吧?”

    “……太太,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女人,肯定我会向你求婚的!”眼中精光闪闪,潘达拉贡小姐再次抓住了爱丽斯菲尔太太的手:“要不这样吧,我们都嫁给他!——这样我们也算是……”

    潘达拉贡的头再次被赛博坦拿在了手中,剧烈的摇晃。

    直到她吐了为止——鬼畜么?

    赛博坦觉得自己再被这群魔物娘精神摧残,就是要成为鬼畜王的男人。

    (标题注解:鬼畜王的名讳是兰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