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 > 我的魔物娘军团最新章节列表 > 第691章 685 再世为人的尴尬
    经常拿来跟一个一千多年前的老女人相比,而且看得出来身边的男人还情意绵绵的样子——安娜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生,表示这种事情非常的不能忍!女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赛博坦骑马几十公里从城堡到达伦敦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于是安娜轻车熟路的找了个原来经常去的酒吧。

    一进门赛博坦就被惊着了。

    音响设备大功率的开放:咚咚!

    他的那个小心肝啊跟着:噔噔!

    有赞为证,但凭见:

    破锣破鼓往死里敲,男的女的往死里嚎。

    各种灯光效果闪得戴着墨镜的赛博坦差点瞎了眼,人类靠自己的力量成功制造了地狱。

    “我要坐……”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就出来了。一杯酒都没喝不说,赛博坦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和死了没区别,确切的来讲还不如死了呢。

    “怎么样,见识到了吧,这就是一千年之后的酒吧。”爱丽斯菲尔九世巧笑倩兮,似乎对这里反而感觉到一种由衷的亲切感。

    没当上女王之前倒是没少来这种地方,每次都high的不行。当了女王之后别说是来着转转了,就是平常日常生活里都不能公开提及。

    “你说什么?”赛博坦的听力就算是好的了,但是在这样吵杂的酒吧(舞厅?)里,昏暗的灯光下赛博坦还是听不清女王究竟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一千年之后,这就是酒吧。”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趴在赛博坦的耳边大喊起来。女王陛下开心的笑着。

    “听见啦!——”昏暗的角落里,金发的伪娘和银发的御姐并不引人注意——确切的来讲五米之外就没人看得清楚谁是谁了,本来标志性的反光头发在这种场合下也黯然失色。赛博坦就看着远处的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各种各样的群魔乱舞——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有魅魔出场的mv。而在现实中,n多种族在这里尽情发泄着。甚至可以看到衣着暴了个露的各种族妹子,原本应该有神圣属性的德莱尼和原本下作的魅魔在舞池里跳的那叫一个high。一个一个酒吧座位旁的狭窄过道上,还隔三差五的有似乎专门请来跳舞的舞娘作为模特或者……嗯,总之这是一个令人惊诧的地方。

    “不理解。”赛博坦微微摇头,趴在爱丽斯菲尔九世耳边,低声吼道:“这算什么!——我去过真正的地狱,还有邪恶的异度空间——比这里可特么好多了!最起码安静!就算不安静杀光所有看见的生物也就安静了!”

    “噗……哈哈哈哈——”点来的小啤酒不客气的打开,女王给骑士王倒满一杯:“诶呀,不要这么说嘛。人间,就是地狱嘛。不不不,可就是炼狱——在这里炼够了才有机会上天堂。”

    “……”

    堕落啊。

    虽然也知道,但是真的是堕落啊。

    “那边的德莱尼!”赛博坦随手一指,舞池里一个女性德莱尼。穿的是又钩钩又丢丢,本来就丰满的种族特色身材虽然配合着同样种族特色的小尾巴和小蹄子、小犄角,现在看来简直就和正在与其对舞的魅魔不分上下:“如此神圣的种族!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做好礼拜准备睡觉了么!”

    “几百年前就不干了。”拍着赛博坦的肩膀,两人为了说话已经勾肩搭背了起来:“哪里还有德莱尼人老老实实的遵循圣骑士的教导啊?”

    “……?那,你们这真的没有天灾和丧尸了?”

    “基本没有了。”

    “没有瘟疫病毒了?”

    “呃……有,而且越来越厉害。”

    “?!?!没有圣光你们普通人怎么可能挺的过去?!解救方法呢?”

    “这个嘛……”爱丽斯菲尔摊了摊手,然后将酒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发出了一声舒爽的长叹之后才继续说道:“全国各大药店均有销售。”

    “……”这回真轮到赛博坦愣住了:“均有……科学这年头这么吊了?”。

    “干杯,为科学。”咕咚咕咚,女王陛下自斟自饮又是一杯。

    忽然间吵杂的音乐声渐渐弱了下去,酒吧领班在台上做着今晚的节目介绍——好像是有个人过生日什么的,希望大家一起祝福什么的。

    不过具体到赛博坦这里,就是耳膜稍微能够得到喘息之机的时候。

    “当年占领法国都没这么热闹。”赛博坦把墨镜扶了扶,然后又解开了西服外套的所有纽扣,缓了缓领带又解开了衬衣上面两个纽扣:“真是……”

    “两位小姐说的没错——我……”

    一个绅士彬彬有礼的混血兽人和一个放荡不羁留着山羊胡胡子的帅气精灵。这个组合其实挺奇怪,最起码赛博坦以前没见到过——但是这两位的确是冲着赛博坦和爱丽斯菲尔来的。

    可惜的是他们的戏份就到这里了。

    “嘎巴!”我在手里的圆酒杯被轻而易举的捏的粉碎,手中的玻璃还被赛博坦恨恨拧了一下:“该死的绿皮怪、长耳朵基佬!你们特么的说谁是女人!”

    人这一辈子总得有点仇人,没有记仇的事情人是活不下去的。

    赛博坦就是这样,一点就着一碰就炸,好在当年也没几个人真的敢指着他说三道四。不是死了就是充军千里了,好一点的是冰岛差一点的就直接西伯利亚去了。

    “冷静,冷静啊赛博——行了你们还不赶紧走?等着死人啊?”

    当然,一边拦着自己小祖宗,一边劝面前两个已经蔫了的货快走的女王陛下也很……无奈啊。

    ——被撵了出来——

    被撵出来也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赛博坦一个人抄着两瓶伏特加就往外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嘴上不留德的骂街“等我再次统治这个国家,就让所有同性恋和看不清楚我是男人的家伙全都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次没有爱丽斯菲尔了,md肯定就没人管得了我了!”

    祖先的酒品……

    并不怎么好啊。

    不过算了,换位想想自己被骚扰了估计也不怎么舒服。不过对方竟然歧视搞基啊……简直不能忍!

    “这里我就必须说一嘴了,赛博——别的都可以乱谈,但是我们现在国家保护‘同志’,而且搞基有法律作为依据保护,同性婚姻是可以的……”

    “md法律保护就有用的么?我随时可以改!再说了你法律保护有个p用,地狱里有的是法律保护的事情,当初的海盗有一个算一个你看那个上天堂了?”赛博坦不客气的喷了自己孙孙孙孙孙……女一脸——啊,这感觉真爽!早就想要骂爱丽斯菲尔一顿了,但是上千年了这机会没几次,有机会也不敢,敢也狠不下心来。

    现在感觉……舒爽!果然生孩子就是为了打的!打不了别人还打不了自家孩子?打不了自己孩子还不能x他妈?实在不行还能x她祖宗。

    “不过……”赛博坦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还是很让人……无语的,于是想要赶紧完事的他看了看夜色:“我想直接去买些东西……不过这附近的店面怎么都关了?”

    “过了七点钟基本上就没人开店了,嗯……熊猫国来的移民除外,凌晨十二点了都能看到憨态可掬的他们以魔力般的手势勾人,笑着招呼客人【要买什么进来看看~~】。搞得工会经常有人告他们破坏商业规则。”

    “……不努力的就是不如努力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活该穷死。”赛博坦掏了掏耳朵,道:“我就想要买点……嗯,你们那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是上午上那个什么【非死不可】的工具,祭奠到我们那个世界,以后说不定就能用了。”

    “呃……是这样的。”女王陛下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不能理解异教徒的脑洞,但是本着技术方面的问题她还是要说一嘴:“英国电信和英国网通好像还没扩展到死人的国度吧?”

    “那是啥?”

    “……一时之间解释不清楚,再说了就算把东西给你,这个就好像……你那个时代的精密战舰。没有人会包养怎么办,需要特殊的电子工程师、程序员什么的保养……”

    “诶呀,工程师这东西从我那个时代就无所谓。”赛博坦一挥手,道:“到时候烧两个程序员给我不就得了?嗯……好像在地狱那边听说有印象,有空我去那边悄悄看看有没有合格的死人拉过来帮我们装装电脑。”

    “……哦,那我就放心了,到时候记得找一个叫【敲不死】的人帮你装机就行。你就算咩有电脑,他也能凭空给你撸出一台来。不过既然你能下地狱,能不能帮我看一个人?叫【mj】,活着的时候我没机会去看他,不过现在我想要一张他的签名……”

    “死人不管活人的事情,这是常识。”丝毫不理睬自己现在立场就是复活的死人,赛博坦耸了耸肩膀道:“别管那么多了,我就问你有没有店家现在卖东西!”

    “店家……有,不过离这里有点远,我们又没有马……算了。”女王陛下想了想,看了看下班的人流有减少的趋势。就提议道:“我们做地铁去吧——”

    “……啥铁?”

    ——地铁2033——

    地铁是个好东西,岚盾的地铁好的没话说,冷丁一看还以为是城乡结合部的公交站点。

    设备老旧、人员臃肿。墙壁上有的是涂鸦和小广告,而自动售票机旁边一张接着一张,每一张都不互相覆盖。从画风和电话号码上来看,这些小广告都不是出自同一个商家之手。但是大小尺寸基本一致,而且横看成岭侧成峰。同行之间绝不覆盖,凸显出了发广告者的道德素质和个人修养——仔细一看还大多是招鸡的小广告。赛博坦看了几眼之后十分不爽,点了个烟问身边和自己一样戴着墨镜的女王。

    “这啥?”

    赛博坦看着自动售票机上的小广告。

    “……自动售票机。”

    “没问你这个——这上面贴的是啥?”

    “……广告。”爱丽斯菲尔女王恨不得赶紧死了算了!赛博坦,老娘不做女王啦!

    “广告?”赛博坦似乎有些看不懂:“这些穿着跟游侠似的女人是怎么回事?黑色的皮衣穿成这样……魅魔的装备都比她们好。手里拎着这个鞭子看上去没啥战斗力啊?”

    “……那是女王。”

    “?!”赛博坦大惊失色,怒斥道:“何人竟然敢造反?还敢留下地址和姓名?还如此之多?大胆叛贼,我誓杀之!——话说安娜,你不就是女王么?”

    “别丢人了。”女王陛下(这个是真的女王)俏脸一红,紧接着拉着赛博坦就走,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身边已经有好几个愣住的不明真相,但是似乎已经要知道真相的人民群众了:“这些就是……角色扮演,招鸡的广告啦。”

    “话说……你们这个组织不行啊?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放在这里?鸡术工作者不是应该统一管理么?万一有个病怎么办?岚盾的police局长是吃米田共的么?这都不管?——回去撤了他!”

    “呃……这已经算不错了。”身为未婚女性的女王陛下看着这种东西还是有点感觉的,最起码女性特有的矜持让她轻咳一声。这些召鸡的小广告一般来讲还都是图文并茂,图文并茂啊!放在一起都快成连环画了,有的还能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车站的招鸡广告放在一起就是一部完整的英国诗史!——当然了各种ps是在所难免的:“因为要开奥运会所以已经清扫了一大批了,否则的话比这个可严重多了,现在只不过又死灰复燃了而已。”

    “咚咚咚~”

    “……还有这群老黑在干嘛?”被拉着走了半天的赛博坦看着一群黑人中间还夹着个牛头,一群人在人流不算多的时候摆开架势占了地铁里面很大一片场地。敲敲打打,表情上爽的一比。

    “呃……卖艺而已。”爱丽斯菲尔九世脚步都没停下来。

    “?吟游诗人?这些人不在酒吧在这个……额,什么铁里干嘛?你们当代人都脑抽的么?这些人不服从吟游诗人学院的管理,不怕被抽死?”

    “……那种半黑涩会性质的学院,早几百年就没了。”

    “……!??!啥?吟游诗人学院没啦?”赛博坦大惊失色,问道“那你们王室现在怎么自己宣传自己?我们那个时代可就靠着吟游诗人了。”(真实故事)

    “……靠更加黑涩会性质的媒体来绑架道德制高点,绑架人民。”爱丽斯菲尔九世兢兢业业的吐槽。

    赛博坦考虑良久,叹息道:“好,这一点做的好。我还以为你们真傻呢,看到现在的王室依旧这么流氓,我就可以放心的死了。”

    “行了别管这些了。”觉得被黑的实在有些受不了,女王陛下拉着赛博坦的胳膊亲昵如热恋之中撒娇的女人,娇嗔着将对方拉走:“走啦走啦,我们去a口,那边才是乘车的地方。”

    走过几个拐角,女王陛下的脚步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因为他身边的赛博坦忽然站住了脚步。

    “走啦走啦,车就要进站啦,这破车下次再来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岚盾的路况差的要死地铁都要堵车,嗯……?”女王陛下以拉着男友的架势拉着赛博坦,可喜的是她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娇小”的伪娘此刻如千斤坠一般有力,如泰山顶上一青松一般,咬定青山不放松。

    ……难道对方看到女性解放主义者了?还是说今天是无裤日?

    女王陛下忽然有一种小时候第一次发现手x时候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长解释。

    不过好在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赛博坦看到一个老头,关键是这个老头****着上半身。当然了这年头流浪汉都有一身行头,并不会穷的光膀子,症腐的救济金还是会发的,只要你有身份证。这个老头****着上半身是因为正在秀肌肉,没错,一大把年纪大约也得有个六七十岁了,但是一身的疙瘩肉那叫一个发达。一头白发绑在脑后,还有一把白色的胡子。而****的上半身也被一种奇怪的纹身纹在身上,几条墨汁涂抹的花纹从脸上和身躯划过,最显眼的还要属应该是纹身的胸前狼头,以及背后的一个奇怪图腾。

    这个老头也是个卖艺的,不过这个卖艺的样子更像是一种作秀。手中拎着一把巨大的斧子(安监都是吃米田共的么?),随着身后的音响浓重的部落风格鼓点,跳着奇怪的舞步。

    “……lokloktar!——loktar,ogar!”

    “aka‘magosh”

    有些让人难以想象的是,随着战鼓的鼓点响起。虽然有少数围观群众,但还是赛博坦能够随着鼓点唱和。似乎就连表演战舞的白胡子老头都有些惊讶,来了个这么年轻的【懂行】人士。

    竟然在部落战舞的时候,懂的在一旁唱和,而且都唱在眼上!捧在点上,这个很难得啊。

    一次战舞跳罢,老头很高兴有个小知音,身边的人民群众也一英镑两英镑的扔了点不要的零花钱。老头高兴的把战斧放在一边,这把差不多有一米二长的巨大斧子似乎也是真材实料,放在地上发出厚重的金属声。

    “你竟然靠这个来挣钱?”赛博坦用一种玩味的语气,张口就是一句布尔凯索语。

    “呃……啥?”很明显对面的老头不是很懂得赛博坦说的话,一口标准的伦敦腔脱口而出。

    “布尔凯索人?”这个是音译,所以基本上都能听得懂。

    “呃……的确我是布尔凯索人——小女孩你是研究古布尔凯索语的在校学生么?哦?要找我做研究也可以,不过要收费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九的老头张口就是钱。

    “别拦着我我要拿那个伪血吼砍死他!——一天被称作女孩两次,这个国家是病了嘛!”赛博坦差点暴走,不过好歹被身边的女王拦了下来。他也不是很客气,顺手就把自己的上衣一揭,同样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看清楚了!我也是布尔凯索族的男人!——md老头你眼睛有病的么!——还有,这祭奠祖先用的战舞,你拿出来在这表演,是想气死你祖宗么!心不死我砍死你……”

    说着一把手就很轻松的抄起了身边的巨斧,顺手扔了出去斧刃砍中一旁的墙壁深深没入其中。

    “嗯……?这……个,是不是……嗯?骑士王?!——赛博坦?!——”

    “啊?旁边的难道是……女王陛下?不会吧?难道是cosplay?”

    “哦?作秀么?”

    “不……等等?好像是真的?!”

    瞬间,想走都难了。都有一身行头,并不会穷的光膀子,症腐的救济金还是会发的,只要你有身份证。这个老头****着上半身是因为正在秀肌肉,没错,一大把年纪大约也得有个六七十岁了,但是一身的疙瘩肉那叫一个发达。一头白发绑在脑后,还有一把白色的胡子。而****的上半身也被一种奇怪的纹身纹在身上,几条墨汁涂抹的花纹从脸上和身躯划过,最显眼的还要属应该是纹身的胸前狼头,以及背后的一个奇怪图腾。

    这个老头也是个卖艺的,不过这个卖艺的样子更像是一种作秀。手中拎着一把巨大的斧子(安监都是吃米田共的么?),随着身后的音响浓重的部落风格鼓点,跳着奇怪的舞步。

    “……lokloktar!——loktar,ogar!”

    “aka‘magosh”

    有些让人难以想象的是,随着战鼓的鼓点响起。虽然有少数围观群众,但还是赛博坦能够随着鼓点唱和。似乎就连表演战舞的白胡子老头都有些惊讶,来了个这么年轻的【懂行】人士。

    竟然在部落战舞的时候,懂的在一旁唱和,而且都唱在眼上!捧在点上,这个很难得啊。

    一次战舞跳罢,老头很高兴有个小知音,身边的人民群众也一英镑两英镑的扔了点不要的零花钱。老头高兴的把战斧放在一边,这把差不多有一米二长的巨大斧子似乎也是真材实料,放在地上发出厚重的金属声。

    “你竟然靠这个来挣钱?”赛博坦用一种玩味的语气,张口就是一句布尔凯索语。

    “呃……啥?”很明显对面的老头不是很懂得赛博坦说的话,一口标准的伦敦腔脱口而出。

    “布尔凯索人?”这个是音译,所以基本上都能听得懂。

    “呃……的确我是布尔凯索人——小女孩你是研究古布尔凯索语的在校学生么?哦?要找我做研究也可以,不过要收费的……”身高差不多一米九的老头张口就是钱。

    “别拦着我我要拿那个伪血吼砍死他!——一天被称作女孩两次,这个国家是病了嘛!”赛博坦差点暴走,不过好歹被身边的女王拦了下来。他也不是很客气,顺手就把自己的上衣一揭,同样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看清楚了!我也是布尔凯索族的男人!——md老头你眼睛有病的么!——还有,这祭奠祖先用的战舞,你拿出来在这表演,是想气死你祖宗么!心不死我砍死你……”

    说着一把手就很轻松的抄起了身边的巨斧,顺手扔了出去斧刃砍中一旁的墙壁深深没入其中。

    “嗯……?这……个,是不是……嗯?骑士王?!——赛博坦?!——”

    “啊?旁边的难道是……女王陛下?不会吧?难道是cosplay?”

    “哦?作秀么?”

    “不……等等?好像是真的?!”

    瞬间,想走都难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