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击毙镇长(1 / 1)

女镇长答应跟陈昊出去,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哪怕只是去镇子门口的位置,都免不了要梳洗打扮一番。

陈昊百无聊赖的倚在门口抽烟,片刻之后,裹紧风衣的女镇长施施然而来,随着陈昊朝恐龙雕塑方向走去。

“见鬼,这段路看起来比想象中的漫长啊!”陈昊心里暗暗说道“我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这样走下去太刻意了,会引起她怀疑的”

虽然知道保持适度的聊天,可以起到很好的伪装作用,但是陈昊此刻看见这个女人,就想起她将别人老婆卖去做奴隶的样子。甚至连之后生下的孩子,还能收取好处费分红。

如此丧尽天良的女人,让陈昊本能不想搭理,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说什么话题。

反而是这个女镇长,要比想象中的开朗多了,主动打开了话匣子说道

“谢谢你主动过来,告诉我关于守卫的事情,最近发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尤其是我已经安排了那么多的警力,却依然没有起到最庸,搞的外地人,都称诺瓦克是屠牛镇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女士!”陈昊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可以叫我珍妮,事实上我对你映像并不坏,但规矩就是规矩!”女镇长款款的说道“诺瓦克有限的物资,需要最合理的使用,或许我们给出的价钱,要比市面上贵些,但是这都是为了诺瓦克居民的福祉!”

“唔,可以理解,对自己人本来就应该更好一些!”

陈昊忍受着内心吐槽的冲动,非常平静的带着女镇长来到恐龙雕塑的前面。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些守卫的秘辛了吧?是跟哪里的人有勾结?故意来破坏诺瓦克畜牧业的?”

“先别着急嘛!”

陈昊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布恩的红色贝雷帽,带在头上,同时补充了一句

“话说你要带顶帽子吗?夜里的风蛮大的!”

女镇长有些不满陈昊的拖延,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谢了,你可真是个绅士,但”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恐龙雕塑上传来啪的一声枪响。

女镇长当着陈昊的面,漂亮的脸蛋顿斯炸开,确切的说是整个脑袋,直接被打爆了。

白色的脑浆,以及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

首当其冲的陈昊,心里一个劲骂娘。

布恩你这个王八蛋,就不能等我离远一些,在扣扳机开枪吗?好恶心啊!

女镇长一死,却听不远处草丛传来啊呀的尖叫声。陈昊连忙循声找去,却发现是纪念品商店的黑人,爬在地上哆嗦个不停。

“你在这里干什么?”陈昊似笑非笑的问道。

“啊?啊!我晚上睡不着出来上个厕所,没想到你居然”

后面的话黑人不敢开口了,生怕说出来的话刺激到陈昊,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去。

虽然现在大部分建筑的管网都保存完好。但缺乏人类的维持,早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了。

因此废土的游民,外出上厕所倒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陈昊对这个解释不置可否,反而是凑到那黑人身边,嗅了嗅鼻子,冷笑着说道

“哦!伙计,猜猜我闻到了什么?女性特有的香味,跟你们尊敬镇长屋子里的气味相同!说明你不不久前就曾经在那家伙的屋里!”

听到这话,黑人店长哆嗦的更厉害了。

“怪不得我随便邀请一下,女镇长就敢出来赴约,这也是为什么要走的时候,这家伙会回屋里换衣服!实际上她故意要你尾随其后,来看看我到底想做什么吧!”陈昊意味深长的说道,配合身上占到的血污和脑浆,在月光下看起来很是诡异。

黑人店长脸色铁青,不知道改怎么辩解。

陈昊凑到对方耳边,轻描淡写的说了几个字。

“嗯,谎言的味道,全身都是谎言的味道!先生,你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编一点有新意的说辞。”

就在这个时候,布恩面无表情的出现在这里,他之前委托陈昊调查妻子被卖的秘密,并且相约,陈昊发现罪犯之后,就将他带来,而如果陈昊带上贝雷帽,那就意味着他找到了充分的证据,能让布恩可以开枪,击毙凶手。

“怎么会是镇长?”布恩言简意赅的说到“你有什么线索吗?”

一旁的黑人店长似乎看到了主心骨,连忙开口喊道

“布恩,别听这个外乡人的蛊惑,他就是想害死我们诺瓦克的人,说不定这家伙还是军团的探子,希望我们诺瓦克自相残杀”

陈昊懒得解释,直接将契约递给了布恩。

这个无数次从修罗战场上走过的汉子,在看到契约上自己妻子的名字时,顿时眼睛红了,仿佛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像子弹一样击打在他脆弱的地方,让这个男人几乎都没办法站稳。

黑人店长看到契约,心中已然明了,只能结结巴巴的掩饰道

“布恩兄弟,这这当初是镇长要求这么做的,我们都不赞成,但是没有用处主要是你的女人,实在太讨人厌了,又喜欢新维加斯那种生活做派,得罪的人又多才会”

然而话还没说完,悲愤莫名的布恩听到自己妻子的坏话,立刻抬起枪来,把店长的脑袋打爆了。

血浆再次把旁边的陈昊,溅了一脸。

“好家伙你杀人就不能先打个招呼吗?”陈昊不满的吐槽到。

虽然布恩连杀两人,近在咫尺的陈昊却并不担心,这家伙会迁怒把自己杀了。

这个狙击手如果在几百米的距离,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但若是近距离的话,自己的10手枪,不畏惧废土上任何人!

“这么明显的罪证,她为什么要留下,直接销毁的话,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了!”布恩喃喃的自语道。

毕竟诺瓦克整天标板的东西,就是对领民非常友好,不仅对镇上物价极为便宜,而且居民有损失还会乐意补偿。布恩在这个地方,虽然跟很多人不说话,但并不等于说讨厌这个环境。

如今待人祥和的女镇长,甚至可以说全镇的居民都参与到买卖他妻子的事情上,可以说吧狙击手布恩最后的幻想,都撕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