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所谓天才(2 / 2)

夺取世界 轻舟浅游 6090 字 2019-10-09

毕呈天和叶梓大眼瞪小眼想入非非,然而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毕小少爷并不知道那么多,虽然看到那一整车摞的比他上一世的身高还要超出许多的书山眼皮跳了跳,还是让紫松林挑了一本直接在山脚看了起来。

当然,新生儿的手根本抓不住这么大的书。内心一阵自我厌恶后,终于在求知欲的驱动下由紫松林端着书给他瞧。只不过,在看了两页之后,小少爷却发现了比拿不了书更重要的问题。

因为他,一,个,字,都,不,认,识!

于是当日风浪再一次掀起——毕家的天才居然开始识字了!他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天才!

一个星期后,又一个爆炸消息传出——毕家的天才开始读书了!

这个消息比之前的传播更广,以至于紫步天甚至把紫松林叫了去,质问他什么时候偷去了人界。谈话内容无人知晓,只知道紫松林大摇大摆走出了魔王殿,而紫步天气的脸都紫了。

而又过了一个月,毕家天才学会走路了的事情再次流传而出。吸引人眼球的倒不是走路这件事,而是这小小孩童学会走路的同时,已经开始练起了搏击!

妖魔有很多种族,但总体分两类,一类肉身脆弱擅长妖法,一类肉身强健擅长近身战斗。体质的强弱是先天便决定的,而黑麒麟正是属于前者。

一个妖术师居然不学习术法,反而练起了搏击?众多妖族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在这位小少爷坚持不懈练习了几年后,纷纷摇头叹息。

难得一见的天才,看来要因为选错了道路夭折了。

如果擅长一处领域,注定不能在相悖的领域上取得成功,这是公理。

在那之后,那些盯在毕家的眼睛也开始一点点减少,虽然还有一些好奇之人,倒也不像往日每天吃了什么都让人知道的清清楚楚。

紫松林还是时不时往毕家跑,旁观者虽然感叹紫家公子看错了人,疑惑却也同时诞生——紫松林并非凡庸之辈,难道看不出这小天才练的路数根本不对?还是莫非,大公子是怕那小天才正常修习会有一天凌驾于他,才故意使的绊子?

流言渐渐传开,一开始大家还有些顾忌,可是时间一久便渐渐肆无忌惮起来。一时间大贵族迫害落魄家族的消息在上层人尽皆知,毕呈天和叶梓也都捏着一把汗。然而紫松林身份高贵,他们也无法耐他如何,只能劝儿子不要在这条回不了头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父母急的够呛,可是当事者并不为所动。

小天才一如既往练着那套没有人见过的搏击,对于术法根本不屑一顾。时间久了,再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位昔日的天才,感叹之余更多的,却反而是庆幸。

妖魔,本从天地所生,更加遵循天地间的规则。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若这天才崛起,终有一日会威胁到其他贵族的地位,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尽管黑麒麟从没有出现过能够突破极壁之人,但是凡事就怕万一。好在那紫松林借着身份干了这么不厚道的事,倒是背黑锅的同时便宜了别人。

贵族们在阴暗的心中角落里兀自发笑。

最初的紧张散去后,即使是那些好奇的人也懒得再注意那毕家少爷的学习进程。反正人已经废了。

就在外界纷纷撤去了好奇的目光,毕家又恢复了往日的落魄和平静之时,逐渐长大的少年依然日复一日比划着重复的脚法和拳法,除了父母和常来看望的紫松林,几乎不与任何人交流。

嘭,巨石应声而裂,毕凌霄收回手,不由感叹妖魔的身体素质果然强健,即使是最为脆弱的黑麒麟也绝对不是人类可以相比。活动了一下手腕,身体充满力量的感觉令他非常满意,想起几日前紫松林说要送他样好东西,毕凌霄抬起头。

弯弯的月牙高挂天幕,这是妖界最沉寂的时候。掸掉身上沾染的尘土,毕凌霄便提身而起,周身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麒麟跃然天际,转身向着东方飞去。

紫松林所住的龙岛与毕家所在的日岛相隔一片海。好在黑麒麟是少数可以飞行的妖魔,否则还要借助飞行道具,昂贵不说还十分缓慢,而妖魔向来不会,或者说不屑于造船。人类的玩意他们向来嗤之以鼻。这也没有办法,龙岛是突破极壁选择化龙的妖魔聚集的岛屿,面积不是最大却是妖界的圣地,除了化龙的妖魔,就只有紫姓幻妖的族群居住其上,并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前往的。

并不是第一次来,毕凌霄在各式各样的巢穴中准确找到一个山口飞了进去。按照电视剧的情节,巨龙应该盘踞在山峦之间,守护着他们埋藏在大山底部堆积如山的黄金和珍宝,因此当第一次来到龙岛之时,他着实被触目所及的各种千奇百怪的巢穴惊到了。电视剧到底是人们臆想出的情节,而眼前的这个世界却是真实的。在这个世界里,妖魔与普通妖兽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可以化龙。不论什么种类的妖族,只要突破极壁,便可一朝化龙升天。这个世界的龙是从各种各样的妖魔进化而来,所以大多保持着原本的生活习性,居住的巢穴便是如此。因此虽然龙岛确实伫立着妖界最为高大的山脉,却并不是所有龙魔都居住其中。

紫松林转世的身份是妖界的贵族幻妖。幻妖本生活在山林湖泊周边,化龙后也保持着这种习性。紫松林的住所坐落在湖旁,这里依傍小山建造着一座宏伟的宫殿。与人类的建筑不同,这座宫殿的外表只是一座普通的山,而山的内部却是蜿蜒纵横,溶洞与盘旋的狭长隧道交错,各色宝石镶嵌在石壁之上,散发着幽幽清光。

“影子,你要送我什么东……”

毕凌霄驾轻就熟的顺着交错的通道一头钻入那众多溶洞中的一个,抬头却发现要找的人并不在。溶洞中央,散发着清光的白玉床榻上只睡着两个孩子。毕凌霄不由愣了一下,紧接着便决定去宫殿之外等待。然而刚一转身,一个稚嫩的童音却突然叫住了他。

“你是谁?”

两个小孩子睡的迷迷糊糊,突然有陌生人闯进来却没有吓到他们,反而揉着眼睛,一脸朦胧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