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荒古圣王 > 南狄帝子 . 凤凰魄 你是我到不了的彼岸
    (1)

    腾文中学高一(5)班教室!

    “听说了吗?咱们这学期换了新的班主任!”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向前传开。

    “真的假的?”

    整个班级瞬间沸腾起来,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往后看去,好似是在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当然是真的,听说还是个女老师。”

    “那漂亮吗?”

    “漂亮啊,听我同学说是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长的可清秀了呢。”

    “吱!”

    就在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教室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男一女有序走进教室。

    “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吗?啊!”ii

    教务处主任刘虎厉声呵斥,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就连比较跳得的那几个黄毛小子也都乖乖地落座。

    “给你们介绍一下。”

    刘虎的声音瞬间变得温柔了些许,但依旧一脸严肃,指着他一旁的女子说道“这是你们新班主任,梅真老师,以后你们有什么事直接找她就行。”

    话完,对着梅真歉意说道“那梅真老师,下面就交给你了,我还有公务缠身,就不陪你了。”

    “主任您忙去吧,我可以的,谢谢您!”

    梅真一头短发清爽笑答。

    刘虎走后,梅真用余光扫了一眼底下的学生,发现所有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好似都被她那所独有的干净气质给惊艳了。ii

    却在这个时候,梅真的双眼不由瞪的老大。

    因为在靠窗的角落里,有一人正睡的昏沉,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梅真顿时怒火狂烧,二话不说,踏步径直走了下去。

    现在正是上课的时间,且今天是她第一次走进这教室,没想到竟有人当着她的面睡觉。

    这样下去以后还了得?

    “景木,景木,快醒醒!”

    景木的同桌谢幕使劲地掐他大腿。

    “啊!”

    杀猪般的嗥叫溢满整片空间。

    “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梅真冷冷地看了景木一眼,厉声喝道。ii

    “谁呀这是?”

    景木右手揉了揉自己那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正往教室外走去的背影问谢幕。

    “新来的班主任,你惨了,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自求多福吧!”

    办公室内!

    “你叫什么名字?”

    梅真气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前胸起伏不定,看着双眼迷离的景木问道。

    “景木!”

    景木打了个小嗝,不痛不痒地应答。

    “景木?”

    梅真瞪大了双眼,她要来之前就已经大致地了解过了高一(5)班的总体成绩,她记得景木是她们班成绩最好的学生,上个学期期末考,考了年级第二。ii

    但是此刻呈现在她眼前的景木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昨晚干嘛去了?”

    梅真看着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语气轻缓了些许。

    但景木却是呆滞地站在原地,闭口不回。

    “问你话呢!”

    梅真简直要被景木给气死。

    “是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成绩好,所以就骄傲了?啊?”

    梅真对景木怒声喝骂,但景木依旧静静地站着。

    “哎!”

    梅真长叹一声,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着他的眼,不知道为何会感到一股浓郁的悲伤。

    那种悲伤,好似无形的深渊,让人看着就莫名地感到心疼。ii

    “你回教室去吧!”

    梅真低着头对景木摆摆手。

    (2)

    入夜,整个腾文市浸在一片灯红酒绿中,嘈杂的声响构成了庞大的交响曲。

    梅真拖着疲倦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手拎着包,脚不时地踢着地面上的叶子,清风吹拂着她的短发。

    一副看起来很是惬意的样子,但她的心里一直都没有平静过,因为景木那双充满悲愁的眼一直深深地烙在她的心里。

    她想不明白,一个高中生为何会有这样大的悲伤,好似他才刚刚经历过了一场生离死别一样。

    走进幽居别院,梅真有些颓丧,皙白的脸现了一抹忧郁。ii

    “滚开,别跟过来!”

    却在这个时候,一道尖锐妇女的声音隔空传来。梅真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三道模糊的人影正在一辆车旁争论着。

    那中年妇女指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破口大骂,脸上滚滚的怒意几乎要将空气凝固。

    “我还能说你什么?啊?一出生就克死了你妈,连你爸也不放过,现在连你奶奶都给克死了,死了还不要紧,主要是连丧事都还要我们来承担,你知道办一场丧事要多少钱吗?”

    中年妇女越说声音越大,嘴中的唾沫直接溅在了少年的脸上。但少年却只是双眼怔怔地看着后车厢,对正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

    “叔叔,你们带我一起走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很安静的少年突然对着那中年男子恳求说道。ii

    他的声音带着丝许苦涩,更是有些哽咽。

    “什么?带你走?带你回去继续祸害我们吗?你是不是还嫌自己害人不够?”

    中年妇女直接拒绝,对少年冷眼漠视。

    “我们还是带他走吧,留他一个人在这,我不太放心。“

    中年男子稍露沉凝神色,但他看中年妇女的眼一直在躲闪,好似害怕中年妇女发怒。

    “你不会是忘了来时跟我说的话了吧?景连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带他一起走,这个家我也不待了。“

    说着中年妇女甩开手直接上车去,只留下一阵哀凉的沉默。

    “唉!”

    中年男子不由得沉叹一声。而后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走近少年,微微开口说道“这是你爸给你留的钱,密码是你生日,照顾好自己,等你婶婶气消了叔叔再来接你。”ii

    “叔叔!”

    少年看着中年男子离去的背影,紧紧地拽着手里的银行卡。中年男子闻言,身影稍稍停滞,但却没有回过头来。

    接着汽笛声响起,徒留少年一人跪在路灯之下。

    “景木?”

    梅真临近一看,大惊一声,没想到那少年竟是景木。更没想到的是她们竟然住在一个区里。

    “你没事吧?”

    梅真微微俯身问道。

    景木稍稍抬眼,赤红的双眸仿若夜空中火燎的星球,清晰可见的泪痕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脸上。

    他双眼移开,身起,向着楼房走去,没有回话。

    梅真看着他那单薄的背影在夜幕中颤颤地向前走,好似下一秒就要倒地一般。

    “景木!”

    “我回去做作业!”

    梅真刚要踏步上前,却只传来冷冷的一句。

    第二天,梅真早早地就到了学校。上课铃响,步入教室,瞄了一眼,却是发现景木的座位是空的。问了一下全班的人都说他没有来。

    梅真二话不说,直接走出教室,往幽居别院赶去,虽然她不是很清楚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看得出来景木的情绪很是低落。

    “咚咚!”

    梅真使劲敲着门,但却没有任何回应。

    “只希望他不出事就好。”

    “吱!”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没锁?”

    梅真一脸讶然,但她已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走了进去。

    “景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