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 过去的真相,永恒四人组【1更】(1 / 1)

司扶倾沉默地看着老妇人手掌中已经碎裂的护身符,手指颤着,一时间怎么也没有伸出去。

她认得这枚护身符,玉回雪从不离身。

她第一次和玉回雪打架,也是因为十岁之前的她的确十分顽劣,捡到了玉回雪的护身符,想多玩几下。

不打不相识。

直到双方都彼此鼻青脸肿之后,被夜挽澜和鹿清柠提走去上药了。

后来玉回雪告诉她,这枚护身符是自己一出生就有的。

彼时玉家天降祥瑞,吸引来数只雀鸟环绕。

玉家认为玉回雪是天纵奇才,必能够带玉家走向巅峰。

玉回雪还说,人在符在,人亡符碎。

眼下,这枚护身符碎了。

玉凌昭和玉回雪关系不错,显然也知道护身符的重要性。

他容色瞬间煞白:“难不成回雪在永恒大陆……”

这并非不可能。

纵然玉回雪在自由洲的实力已经是第一梯队了,可在永恒大陆这个修灵者遍地的魔幻大陆,根本不堪一击。

那日他们遇到莽荒尊者时的毫无还手之力,便很好地解答了这个问题。

司扶倾唇抿得很紧,后退了一步:“不可能!”

她宁愿相信玉回雪只是失踪了。

可碎裂的护身符又让她无法说服自己。

“我也觉得不可能,所以我一直在等着回雪小姐回来。”老妇人擦了擦眼泪,抬起头,“回雪小姐会和我念叨着她的两个同伴和一个死对头,不知道小姐您的名讳是……”

司扶倾轻声道:“我是司扶倾。”

扶大厦之将倾的司扶倾。

“原来是扶倾小姐。”老妇人将碎开的护身符递给了她,“我把回雪小姐的东西交给你,只要回雪小姐没有说她去了,我就会一直在这里等着她。”

“好。”司扶倾很低地应了一声,眼神渐渐锐利,“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玉家其他人,今天我没有来这里,回雪也还在闭关,知道吗?”

老妇人神情一肃:“我明白。”

“别把事情说出去,你们玉家肯定也被复仇组织渗透了。”司扶倾捏紧护身符,“我先走了。”

玉凌昭怔了怔:“你……”

他还是没能问出“你没事吧”这四个字。

看她平静的样子,的确不像有事,可……

玉凌昭收回视线,坐了下来:“玉妈妈,麻烦您把回雪这几年的事情都给我讲一遍。”

老妇人将眼泪擦干:“好。”

与此同时,云上之巅。

云瑾赶到玉璃身边的时候,她躺在死亡沼泽的岸边,昏迷不醒,全身上下都是伤。

他只得立即用衣服将她裹了起来,立刻返回云上之巅。

很罕见的,今日云上之巅的弟子都聚齐了。

月见急急忙忙地上前:“师傅,小师妹怎么变成这样了?她不会又死了吧?”

谈京墨瞟了瞟飙演技的月见。

这位黑夜巫女心里估计想着是干得漂亮。

云瑾抿唇,声音冰凉:“不会。”

“师傅,都怪我。”孟玄澈很羞愧,“如果不是因为我,师傅也不会离开小师妹,小师妹也不会被复仇组织攻击。”

“此事不怪你,是我小觑了复仇组织的计谋。”云瑾并没有功夫理其他人,“我去给小九疗伤,这期间玄澈护法,谁都不许进来。”

玉璃这一次伤得很重。

哪怕他全力替她医治,没有十天半个月恢复不过来。

死亡沼泽是有毒的,此刻毒素已经进入了五脏六腑。

云瑾皱眉。

玉璃跌入了死亡沼泽,怎么还能回到岸边?

这个问题只能等她醒来之后再回答了。

“是,师傅。”孟玄澈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跟上了云瑾。

紫苏也依然是一脸温和:“我去给小师妹找些药材。”

两人一走,月见不装了:“真是活该啊,她可以留着接着替小师妹挡灾。”

云影问:“小九呢?”

谈京墨说:“还在霍家。”

“嗯,走。”云影松了松衣服领口,“过去找她,蹭她一顿饭。”

“我现在已经无法直视我云六这个别名了。”拉斐尔十分懊恼,“云瑾这个狗东西,我凭什么要跟他姓,我要改姓!”

他每次看《渡魔》这部电视剧,都会大骂剧里的仙尊。

等真实在他面前上演的时候,他想拿书把云瑾拍死。

“为什么非得是云瑾的云?不能是我的云?”云影瞥了几人一眼,不紧不慢道,“不用改,跟我姓挺好。”

拉斐尔:“……”

谈京墨:“……”

月见:“……”

其实大师兄想当他们的爸爸很久了吧?!

三十分钟后,霍家。

云影抬头看了一眼楼梯口:“她一回来就把自己关起来,连你都不让进去?”

“嗯,她没同我说原因。”郁夕珩微微摇头,“但我也能够猜到了。”

谈京墨拧眉:“小师妹去了玉家一趟就变成了这样,难道……”

云影一针见血:“玉家的回雪小姐不在了?”

月见提出了疑问:“玉回雪?”

其他几人却是不太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

“嗯,玉回雪。”云影声音淡淡,“和小九能够打成平手,她们和夜家的挽澜小姐、以及鹿家的清柠小姐,同属永恒四人组。”

“阿柠和我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谈京墨侧过头,声音很轻,“她和夜家的挽澜小姐志趣相投,总是一起玩,后来有一天她神神秘地同我说,她们捡到了一个小丫头。”

那个时候夜挽澜七岁,鹿清柠九岁,已经承担起照顾五岁的司扶倾的责任了。

“那个时候的小倾可不是现在这样的。”谈京墨说着,突然笑了一声,“我去找阿柠的时候,她像是凶猛的野兽一样看着我,还要和我打架,说怕我抢她姐姐。”

“我心生逗她的想法,慢条斯理地告诉她以后她要叫我姐夫,她追着我打了一条街。”

月见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真是活该。”

谈京墨耸了耸肩:“我可不知道有一天她也会被云瑾收入云上之巅,你们不记得当时云瑾把我们召到一起,小师妹见到我脸都黑了吗?”

云影沉默着,半晌,他淡淡道:“十岁她进入云上之巅,也还很调皮,总是喜欢捉弄人,这样的孩子性格挺好。”

顿了下,他声音低沉下来:“只是在十九岁那年,一切天翻地覆了。”

这一年,夜挽澜和鹿清柠相继离开。

前后时间相差了不过一个月。

“后来小师妹修炼便更加努力。”这一次开口的是源明池,他缓缓道,“以前她总是避开大师兄的操练,那之后我却见她赶着迎上大师兄的拳头,一次次把自己练到遍体鳞伤。”

从几位师兄姐的叙述中,郁夕珩也将司扶倾过去的经历完全拼起了。

和他曾经遥想过的她分毫不差。

只是更鲜活了,也更让他心疼。

她也曾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

从少年的意气风发,到现在的波澜不惊。

死亡,究竟带来了多少成长。

成熟得让人心疼。

她笑的时候眼里总带着光。

可他知道,她心中已是千疮百孔。

后来,连光也没了。

成长,总是一个需要学会自我疗伤的过程。

“等她好好静一静吧。”云影按了按眉心,“她性子很固执,谁都劝不了。”

楼上,卧室里。

司扶倾躺在床上,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她手里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四个女孩的合照,夜挽澜、鹿清柠、玉回雪和她。

此时此刻她有些幻听幻视了。

此时此刻她又看见了她们,也听见了她们的声音。

夜挽澜摸着她的头:“没事的,以后就跟着姐姐,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不会死的。”鹿清柠朝着她,“小倾,我们可是永恒小分队,会一直走下去的。”

又是玉回雪冰凉的眉眼:“在我没有打败你之前,你可不许先死在别人手上,我也一样。”

看着面前最后一张四人合影,司扶倾轻声说:“骗子。”

早上好~

有宝宝已经发现我的伏笔了,真聪明OO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