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回信(1 / 1)

赵信和卫玠都留在了冀州,他们促成了王浚和刘琨的合作,还要在那里接受赵含章送去的物资,以达成三方合作。

信是赵信写的,写信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兵占下青州齐郡的西安县和广饶县,有一部兵马甚至绕过了临淄县,直奔北海郡。

临淄是青州治所,苟纯就在那里。

信上说,王浚索要的武备和粮草都翻了一番,并和赵含章索要兵马,如果她觉得赵家军到不了青州,他这边可以出一部分兵马代赵家军招兵。

说白了,他就要赵家军的旗帜扬起来,和他们一起出兵青州。

赵含章看完,直接将信丢到一旁,拿起另一封信看。

这是郓城苟晞的来信,和苟晞的信一起来的是皇帝的信,以及朝廷的询问公文。

赵含章干脆一起拆开来看。

苟晞骂她,皇帝在刺探她的意图,她看过就算,倒是将朝廷的公文来回看了两遍。

既然朝廷发公函问她,那她就要上折子自辩,给皇帝的信在做决定时就想好怎么写了,倒是辩折得对照着公函来写,所以还没动笔。

赵含章横扫了四封信,再一抬头,傅庭涵还在看豫州的来信,她不由惊讶,“这么厚?谁写的?”

傅庭涵抬起头来,眉眼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他递给她,努力憋住笑道:“倒也不是很厚,就是文采太好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一遍。是铭伯父写的。”

说不厚,却是所有信中最厚的一封,好几张呢。

赵含章接过,低头一看,是她熟悉的中楷,笔法古拙劲正,但也有些差异,她总觉得这封信上的字比之以前更加的锋利。

赵含章沉下心来看,果然,开头就是质问。

赵铭在陈县得知王浚和刘琨联手攻打青州,刚刚升起一股灭国之乱的恐慌,寒意顺着脊背爬到了一半,结果有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赵含章促成的,她也参与了。

兜头一盆冷水浇下,不等那股寒意慢慢上升,他直接里外都被浇透,内外皆寒。

他都没敢让赵淞知道,一边瞒下这个消息,一边联系赵驹、荀修等将领,让他们调兵前往兖州边界戒备,以防苟晞。

等做完这一切,他才抽出空来写信骂赵含章。

认真计算,自赵含章上任豫州刺史以来,豫州一年都不曾安定过,年年都有战事。

去年一年,虽然豫州没有成为战场,但豫州出兵勤王,攻打洛阳,年中在兖州边界时不时的有冲突,年尾又协助赵含章收复司州各郡县,也就是说,豫州其实一年都没消停。

只不过赵含章没有扰民,也没有增加赋税以筹备粮草,所以豫州百姓感触不深。

可一旦再起战祸,还是对上苟晞,这意味着大晋又要分崩离析,他可是知道的,赵含章的积蓄,还有这几年作坊的收入都被这几场战事掏空了,再打,必须得从百姓身上取军饷粮草。

这岂不是要将才安稳没多长时间的豫州又打乱?

他们之前分明讨论过,她也认为豫州需要几年的安稳发展的,为什么突然主动去挑拨苟晞?

奈何这是写信,他也怕信落在别人手里,所以有些话不能说透,只能拐弯抹角的骂她,提醒她,警告她。

人要是在跟前,赵铭一定直接问她,你这是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直接摆明了要做乱臣贼子,千古罪人了吗?

因为不能直接问,他就只能在信上引经据典,拐弯抹角的问。

傅庭涵看得是津津有味,有些典故还看不懂,所以觉得这封信特别有文采。

赵含章把信放到一边,再拿起洛阳的来信,汲渊告诉她,大军已经回到洛阳,青州所需的军备和粮草他已经筹备好派人送去,问她是不是要准备王浚要求的两倍军备和粮草。

赵含章哼了一声,把所有的信都丢在一处,对听荷道:“准备笔墨,我写几封回信。”

听荷应下,将手头上的事暂停,先去给赵含章准备笔墨纸砚。

傅庭涵问她,“你要派兵去青州吗?”

“不去,”赵含章道:“赵信和卫玠只是在冀州,朝廷和苟晞都那么大的反应,我再派兵去青州,天下人都要骂死我了。”

“谈合作时都说好了,我只支援他粮草和军备,王浚得寸进尺,反复无常,哼,想要我出兵,可以啊,我要东莱郡和北海郡!”

支援粮草和军备是一回事,出兵是另一回事,她的兵马出去,总不能空手而回,王浚只要舍得把北海郡和东莱郡给她,她就……到时候再说。

哼,大不了她再多要求一个郡呗。

不过以她对王浚的了解,他是一定不会答应的。

赵含章就先给赵信回信,然后才给皇帝和苟晞回信,她告诉俩人,对于王浚和刘琨攻打青州的事,她也一脸懵呀。

她派使臣去见王浚是为了劝说王浚停止攻打刘琨,完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进攻青州,要不,你们写信去问问王浚?

对赵铭,她表示,这完全是无奈之举,王浚软硬不吃,只能让他转移注意力,不然刘琨真的会被打死。

至于攻打青州……

就算王浚不打青州,她也打算上书请求皇帝换掉青州刺史,自苟纯出任青州刺史以后,青州百姓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让赵铭放心,她心中有数,不会和苟晞打起来的,她明白,当下还是安稳为主,她是晋臣,不会让晋帝难做的。

最后才开始写给朝廷的辩折。

这一封是给百官看的,她需要细细地琢磨,怎样推卸责任打太极才能让人不那么生气,还要相信她一些呢?

朝中相信她的人并不多,王浚和刘琨都打成那样了,怎么可能突然转头去打青州?

势必要有人在中间斡旋,而就这么巧,当时赵信和卫玠就到了冀州,要说和他们没关系,谁信呐?

连对面平阳城里的刘渊都不信!

他消息慢了一些,收到刘琨和王浚合力进攻青州时已经是三天之后,他立即派人去赵家军大营查探,一去才发现,那里已经人去营空。

只有面向平阳城的那面有几十座帐篷,后面的早拔空了,斥候一摸土灶,发现还有淡淡的热气,立即道:“人还没走远,追!”

他们追出五十里才发现赵家军的踪迹,但他们只有几百人,总不能赶上去追击吧?

而且看痕迹也不太对劲,十万兵马撤退怎么可能就这点动静?他们只能派人回禀。

刘渊一想就明白了,赵含章他们早分批撤军了,他扼腕道:“错失良机矣。”

再追也追不上了,刘渊只能让人回来,并让人紧盯青州态势,“要是赵含章和苟晞也反目成仇就好了,只待他们两败俱伤,我们便可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