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马尔杜克之弓(2 / 2)

巴比伦宝库无法带着活人进入试炼系统,他在第三世界的时候就尝试过了。

虽然不知道伊什塔尔究竟是怎么出现在那个时代的,但他确实没有办法。

所以,对于巴比伦宝库里的那些科学家来说,有的甚至撑不过一周的时间。

所以,夏亚根本就没有什么三次机会,只有一次......

一个世界,最高等级的评价.......

还只是:可能性。

夏亚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片刻后,他猛的睁开双眼,道。

“塞拉斯!”

“在。”塞拉斯应道。

“我把太阳船的部分权限交给你,们等我一段时间,我很快回来。”说着,他伸出手,一道光打入了塞拉斯的体内。

“你们放心,等我回来,我们就能出去了。”

说着,夏亚带打开了巴比伦之门,随后,径直走了进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塞拉斯跟拉美西斯等人......

“夏亚,你找到办法了吗?”重黎在夏亚的身侧好奇的问道。

夏亚一边在巴比伦宝库中前行,一边打开自己的试炼系统,即使是在巴比伦的宝库中,上面现实的时间也依旧是怪异的。

看起来,巴比伦宝库的时空应该是跟我本身统一的。

这应该就是为什么巴比伦宝库无论在哪一个时代他都可以打开的原因吧。

夏亚沉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重黎。

重黎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好奇,到懵逼,到诧异,随后,它无奈的说。

“睡个觉吧,梦里什么都有.......开天斧,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就连诸神都不知道这东西在哪!”

“可那智慧之书告诉我说试炼系统确实可以获得创世神器,命运之轮高于一切。”夏亚道。

“可你怎么获得?第一次世界的时候,你只是因为运气好钻了漏洞才获得的sss级别的评价,后面几个世界你有哪一个获得这样的评价的!?

就连上一个世界,你差点把命搭那都才是s级,最高等级的评价,不得把命搭进去。”重黎道。

“试炼任务的评价,应该不是看你为之付出了多少,而是看任务的难度,如何完成任务,得看试炼者的选择......”夏亚低声轻喃,“总是要试试......”

“才能知道根本不可能。”重黎接话道。

夏亚笑了笑,走向了巴比伦宝库的中心,那个巨大神庙前,建筑与埃及神庙很像,都是使用石砖搭建的建筑,两侧竖着方尖碑。

原本的伊什塔尔躺在门口阻挡了夏亚继续深入的步伐,但此刻祂已经不在了。

明明答应了祂自己回去冥府,但是却完全没有着急让自己履行约定的意思。

夏亚走上了阶梯进入了神殿中。

这里是他第一次进入这个神殿,虽然巴比伦宝库他可以随时打开,但那时实在没有心思看一看这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神殿内,非常大,而且很空旷,有着很多石柱,柱子的直径要比柱间距大,看起来巴比伦的建筑风格与埃及建筑风格应该有受过对方的影响。

也不知道是谁影响谁。

两侧都是六米高的神像,站上了巴比伦几乎所有神明,比如伊什塔尔。

祂们巍峨伫立,面色肃穆沉积,整个神殿内都笼罩着一层神圣的气息,极具威严。

在巴比伦文明灭亡后,整个人世应该都没有这样的万神殿了。

夏亚在巴比伦冥土的冥界女王,埃列什基加勒的面前驻足,抬头仰望着她的神像。

穿着一件长袍,手持一柄造型怪异的长枪,面容精致,但是却笼罩着一层面纱,露出一点下半张精致小巧的嘴唇,全身都笼罩着一层神秘。

除了埃列什基加勒的神像下之外。

每一个神像下几乎都有着一件神器,比如太阳神沙玛什的太阳车,(乌图),那是一辆华丽的战车。

夏亚走上前,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在触碰上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就将他咚的一声甩开,夏亚的手上一阵剧痛,血肉瓦解掉落在地上,不过很快就被荷鲁斯之眼恢复了.......

神器并不是说拿起来就能拿起来的东西。

中间摆放的神像就是马尔杜克,后面古则是安努,巴比伦神话中的苍天之神,众神之父,身侧两个与他同行的,就是大地之神伊亚(ea)、风之神恩力尔(enlil)共为创世神话中的联立三神。

马尔杜克就是伊亚的儿子,接替联立三神成为神王的存在。也是夏亚当初击败神骸使用的那把弓的主人。

身后的三位创世神的武器都不在这个神殿中。

但马尔杜克的神弓,却漂浮在神像下。

铜色的弓身好似一轮弯月,上面零星的镶嵌着几颗宝石,简单古朴,尊贵却又不显奢华,一如,最初所见的那般.....

夏亚深呼吸了一口气,缓步上前,他的对着神像,低声呢喃着。

“尊敬的马尔杜克之神啊,我需要您的帮助,敬请鉴明我这真心,将此弓暂时赐予我吧!”

说着,夏亚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抓住了那神弓的弓柄。

在接触神弓的瞬间,整个神弓就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频率颤抖了起来,发出嗡嗡的声响。

那震动瞬间传递到了夏亚身上,让夏亚也在同频震动着,整个人因为这震动尔开始冒出剧烈的高温,皮肤通红,夏亚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跟翻江倒海一般痛苦。

在那瞬间,神弓上散发的温度甚至超越了太阳的表面温度,让夏亚都感觉到了极致的灼热,但夏亚却仍旧抓着那神弓不放手,并且将它缓缓拿了起来。

在拿起的瞬间,神弓上的震动顿时消失不见,夏亚身上的压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轻吐出一口浊气,静静的注视着那神弓,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