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守护之地(四)(1 / 2)

白衣年轻男子眉头紧皱。

“果然不是我想要的,看来只能强行撕裂空间了!”

接着,他再次迈步向着广场一端的通道走去,方向正是通往外界的海底。

眼看就要一步迈入通道时,他行走间的身影突然轻轻一滞,接着突然身影再次鬼魅般消失。

当白衣年轻男子再次出现时,已然来到了禁制之地。

望着一群瑟瑟发抖的,脸上带着无边惊恐的“暗灵妖蝠”,他目中露出奇光。

“咦,这里竟然有活了万年以上的低阶魔兽……这……不对,这是有人利用生命法则力量将他们与这里的法阵连接在了一起。

虽然手段尚很粗浅,但已然知道了借用极品灵石摧动的大阵力量,倒也算另辟蹊径的取巧之道。”

他的到来,让下方一群“暗灵妖蝠”除了无边的恐惧,还是恐惧,整个意识中一片的灰败。

哪里有什么所谓的报仇心思,甚至连开口求饶的勇气都失去了。

刚才几位老祖已然惹怒了对方,这位强者肯定是过来将他们灭族了。

果不其然,白衣年轻男子在低语了一句后。

随即不见他有任何动作,躲在下方瑟瑟发抖的一群“暗灵妖蝠”中就飞起了十只。

然后就见此人双手十指向前一伸,十道细小的黄色光线就进入了他们额头正中心位置。

搜魂,而且是一次性搜十只魔兽的魂!

下方这些“暗灵妖蝠”虽然修为不高,但他们中不少都是活了许久的,是经过那场两界大战的,所以一下便看出了对方的意图。

同时搜许多生灵魂魄的强者他们也是见过不少。

可是此人手段却是不同,十只额头被黄色光线钉住的“暗灵妖蝠”脸上除了保留之前的恐惧外,并没有任何的嘶鸣和痛苦。

这让下方的一些年老“暗灵妖蝠”又在怀疑对方可能不是搜魂了,但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因为他们在对方面前太弱小了,对方根本没有祭炼他们的必要。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只是短短数息,在下方“暗灵妖蝠”茫然和恐惧中,那十只“暗灵妖蝠”已然重新坠落在地面上。

且在一刹那目中就恢复了清明,神情已从之前保留的恐惧变成了茫然。

这时,他们就听上方的白衣年轻男子喃喃自语。

“倒也是可怜的一族,被禁锢在此漫长岁月,只是你们不应该设伏偷袭我!”

随后,他低头看向下方一众“暗灵妖蝠”

“之前,我以为你们是黑魔族在此伏下的陷阱,此事已过,偷袭我之事便就此作罢,饶了你等的性命。

你族也实为悲怜,竟然被长期禁锢于此,遇见我是你们的难,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给你们延长寿元,我却是不擅长生命法则了。

那么便让你族的强者,再护佑你们一些时间,至于最终是否能脱困而出,就看你们自身的造化了!”

话说到这里,白衣年轻男子也不看下方的一众已然有些发楞的“暗灵妖蝠”,目光看向了禁地之地的一个方向。

那里正是阵法的核心所在。

下方的“暗灵妖蝠”见对方说的话他们听的似是而非,要说不懂,也大概能清楚对方的一些意思。

那就是放过他们了,不会赶尽杀绝,但是后面的话却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了。

白衣年轻男子也不管他们的想法,可能是着急有事,连过多解释都不想,随即伸手一挥,手中已然出现了一团东西。

正是之前他将四只六翼“暗灵妖蝠”爆裂成血雾后,揉捏成的暗红色光球。

就在暗红色光球出现的刹那,他另一只手已快速的打了几道法诀,暗红色光球立即一分为三。

出现的三个更小的暗红色光球上,其上竟然浮现出了蒙知原师尊四人有些呆滞的面庞,只是其中一个暗红色光球出现的是两张脸孔。

然后,就在一群“暗灵妖蝠”不明所以,带着惊恐之极的眼神中,三个光暗红色已然向着禁制之地甬道中一飞而入。

片刻后,甬道中传来了一微微的震动,随后一切重归于平静。

而那名白衣年轻男子也是同时消失不见,只有一道声音在禁制之地中响起。

“天怜你族,仙途大道更是如此,生死更无定数,某家有要事在身,便带不得你们离开了。

离开了这里,你们失去生命法则的护佑,九成以上都早已超过了寿元大限,会在瞬间死亡。

所以,我将你们族中几位四阶强者的残魂余魄炼制成了一个夺魂幻阵。

若是你们再像刚才那样想牵引外来修者进入,只要能逼迫他们走入那三条通往核心阵法甬道。

化神以下皆可被夺魂沦陷,精血、魔核或金丹、元婴随之被吸附而去,此阵以你族强者魂魄凝聚,所以对你族本身无伤。”

声音到此,已是戛然而止。

这一切都让所有的“暗灵妖蝠”如坠迷雾,此人来去加起来不足二十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