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1 / 2)

华生愿 沈司祭 1814 字 2020-09-09

“谢国师。”元帝闻言抽抽嘴角,似有些无语。他怎么感觉国师仿若在说,恭喜你,离寿终正寝又近了一步呢,偏人家还是不咸不淡的语气。

元帝手抵唇角,轻咳一声,提醒众人今日该吃吃,该喝喝,不必拘束,寿宴便是正式开始了。

羌纪倚在那宽大的座椅上,一手轻撑下巴,扫了台下一眼正好白姑娘此时也正抬头朝这方看来,羌纪偏头,朝她勾唇懒散一笑,白姑娘抿抿唇,神色温柔地亦回以一笑。

——————

宴中,别国使臣纷纷献礼,其中那个番邦使臣果然大声道——“拜见元帝陛下,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便是想代表本国将本国最为才华貌美的公主献与陛下。”话罢,那位公主便站起身来,轻踏莲步出席,一袭白衣走在那红色毯子上,轻纱掩面,身姿婀娜,娉婷袅娜,白纱裹着那不堪一握的纤腰,水眸轻抬,弯腰行礼——“娜沙参见元帝陛下”这么一侧身弯腰,便是完美显露了她那白皙纤细,娇嫩诱人的脖颈,声音纤柔,宛若天籁,又是弱柳扶风之姿,可令在场不少男性心里给酥麻麻的,就连元帝也不禁轻眯起眼仔细打量着她,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元帝心想。

“不必多礼,平身罢。”元帝威严的声音淡淡响起。

娜沙闻言便是直起身来,轻魅一笑“陛下,娜沙自小便认真习舞,不知可否在陛下面前献丑,为陛下兴舞一曲”娜沙眨眨眼,声音魅惑的说道。

这更是令在场大部分男人都看直了眼,更有些甚至不禁咽起了口水,可想而知这位美人杀伤力有多大。

“哦?既然娜沙公主如此说道,那便舞一曲罢,朕也十分好奇娜沙公主能给朕带来怎样的惊喜。”元帝饶有兴趣的说道,眼中不乏些许精芒。

“那陛下,便拭目以待吧。”娜沙眨眼,似轻勾了唇角,抬手朝那番邦使臣打了一个手势,弯腰一礼朝元帝柔声轻道,“还请陛下容娜沙先去换身装扮。”元帝挥手。

不一会儿,鼓声四起,一身轻纱环绕的娜沙身形如水般绕过一面面大鼓,玉手持了鼓槌身形似蛇游荡流淌每到一处极有韵律的鼓声便连贯响起,发馈人心,轻纱四起,美人环绕其中,舞姿妖娆魅惑至极,红色鼓皮上绕了几绕,敲下,震动人心尤其是那不经意的回眸之间,不知勾了多少人的心,而那番邦使臣亦面露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国师大人慢悠悠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时不时抬眼望一下这番邦公主的表演,神情懒散,抬手轻抵额侧。“国师大人可是不太满意这表演?”忽有一道声音响起,是那不远处的北汉太子发出的。羌纪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北汉太子饶有余心观察本座,想来是不太感兴趣的。”羌纪语气平淡的道。

“祁关注国师是因为国师更值得祁关注。”北祁温润如玉的微微笑着说道。

“然后呢?”关注出个所以然了?

“国师果然惊为天人。”北祁微笑。

“阿你期间从本座刚坐下来的时候便认真仔细的看了本座一眼,此后又各种装作不经意的向本座这方瞥来,现在又刻意这般跟本座搭话,本座是否可以顺理成章的认为你在暗恋本座然后终于按捺不住的向本座搭话了呢北祁殿下?”羌纪面无表情语气刻板连贯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般,慢条斯理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