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师(1 / 2)

华生愿 沈司祭 2192 字 2020-09-09

晋元,南楚,北汉,大国三足鼎立,周边小国不计——

晋元皇朝本属末流小国,国家气运衰竭,兵临城池,晋元不敌几近破城,忽而从天而降一绝世之人,不仅挥袖之间便是解决了晋元困境,更是扶持晋元不过两年便从一介末流小国直抵泱泱大国,位于三国大首,后民众奉若神祇,皇家更是供奉尊敬如神。

晋元皇庭——苍梧殿,风轻略起羌纪额前一缕发丝,一袭灰袍,青丝如瀑倾泻于软榻之上,骨节分明而如玉雕刻的手上正拿着一本书慢慢翻看,这一切落在正捧着新做的糕点走出来的溪浣眼里,便是一副绝世画卷,眉目如画,缱绻绝世,不外如是,不过愣了一会儿,曦浣便是回神,恭敬端着糕点到了如画的国师大人面前——的石桌上,轻放下,转而行了一礼,温顺恭敬地道:“大人,这是属下刚做的雪蓉糕。”羌纪漫不经心抬眼轻瞥了一眼,白玉般的指尖轻捻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轻咬一口,随口夸赞道,“不错,阿浣的手艺又进步了。”溪浣闻言微微脸红道,“能服侍大人,是阿浣的荣幸。”

羌纪不置可否,溪浣斟酌着开口,“昨日您跟芷离小姐去净方寺时太子殿下曾来过,似是有什么事找您。”羌纪闻言,手中翻页的动作顿了顿,淡淡回道,“若真有事,他今日还会再来,且看着吧。”溪浣闻言,便是作揖,“那属下先退下了。”

————

不出羌纪所料,不多时,太子便是寻来了,当朝太子君御凌刚踏进殿中院门,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参天老树下,阴影蔓延,谪仙之人手持书卷,仔细翻看,灰袍流淌,卧于软榻,青丝如瀑,那玉骨雕刻的手时不时捻过旁边石桌上一块糕点,送入那不惹烟尘之人的嘴中,真真令人失神,饶是心性如君御凌也不由得愣了许久的神,似乎,不管他何时见了这人,这人都是如此令人失神赞叹,回神收拾了一下心态,便是缓步踏于院中,行至前,抬手恭敬一礼,“凌见过国师大人。”羌纪抬眸,“殿下前来,可是有事?”君御凌:“过几日便是父皇大寿,诸国来贺,大人可要出席?”君御凌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是清楚这人素来不喜人多的,然而出乎君御凌意料的是,羌纪闻言沉吟了会儿,似在思考什么,忽道,“便是去罢”君御凌惊讶之外倒也藏了惊喜淡然回应到,“既是如此,那么凌便先告辞了”

———————————————————

“小姐,你这可是要雕给国师的簪子?”绿衣有些不甚确定地问自家小姐道,白芷离正认真仔细的雕刻着手中已具雏形的簪子,檀木材质,闻言,便是顿了下,有些失神,继而温柔,“嗯是给她的。”绿衣嘴角抽抽,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小姐那一脸痴汉的表情,联想到京里那些儿个关于国师和白芷离的传闻,忽然就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传闻白家大小姐心悦国师,而国师亦对白家大小姐有意,只是两人同为女子,又传闻国师与白家大小姐郎情妾意,唯情至真,无缚男女界限,又闻白家大小姐暗里心悦国师大人之,国师宽厚,仍将白大小姐视于好友,一想到这些,再看看平日以及眼前小姐那一提及国师便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喜意绿衣忽然就觉得自己似乎知道的有些多了咳,而白大小姐此时正想着,这簪子若她簪上,定会很好看的吧若是她能亲手替她簪上更是,想着那人风骨清绝,一头青丝在她手中倾泻的样子,想着想着,耳朵便是不禁有了些许红润

———————————————————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世人皆知,国师喜静,独她为一份意外,而这个她,自然是指白家千金——白芷离。因为此刻国师大人正与一位绝色女子并肩而行于人声鼎沸的街道上,除却着了一袭灰袍,踏着一双木屐,如瀑青丝仅以一根发带随意绾起的谪仙之人,那女子亦是生得明眸皓齿姿容颜色倾城绝艳,周身气质温和典雅,清贵如兰,端是一绝世佳人,此时两人并肩而行,一袭白衣的芷离姑娘轻声问道

“纪最近可曾无聊?”

嗯?

“是有些罢”

羌纪亦是轻声回道,

“正好我这些时日寻了一些有趣的画本子,晚些时候便是差人送到你那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