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九十六章 四临剑首(1 / 2)

踏星 随散飘风 44 字 9天前

戮景与戮壁下了剑磐,戮飞沉面对戮思湛:“我很想知道,飞星迎首的缺陷,在始境会如何破。”

戮思湛摇头:“你可以直接出第二招。”

戮飞沉挑眉:“那个人没见过我的第二招。”

戮思湛吐出口气:“他,推演出来了。

“不可能。”戮飞沉第一次色变。

高台之上,四临剑门的老者与冥酌都色变,推演,那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掌控,而且差距要足够大,否则做不到。

冥酌自认修为惊世,却也不可能推演戮飞沉的第二招,不,即便戮思湛这个始境剑意,他也无法推演出来。

想要推演戮飞沉第二招,若渡苦厄大圆满做不到,莫非是,永生境?

戮飞沉不信,听到的人都不信,就连戮思湛自己也不信,他不知道戮飞沉的第二招是什么,发自内心的希望不是陆隐推演的那样,否则陆隐就太可怕了。

戮飞沉深呼吸口气,面色肃穆:“你真相信他推演出了我的第二招?”

戮思湛平静:“不知道。”

戮飞沉点头:“好,我倒想看看他是否真的推演出了第二招,若是真,此人剑术,当冠绝九霄。”说完,一剑斩出,飞星迎首,绚烂的剑技宛如一颗颗星辰坠落,同时,剑锋一转:“莫还朝。”

冥酌身体前倾,好剑法。

所有人都被这一剑吸引了目光,身心沉浸了进去,仿佛这一剑并非斩向戮思湛,而是斩向他们,斩向一切,也必然能斩断一切。

戮思湛呆呆望着这一剑,曾经,他见识过飞星迎首,毫无还手之力,他的剑意名为百退,以退为进,然而再怎么退也退不出飞星迎首的斩落,但此刻,他震撼的不是飞星迎首,而是莫还朝。

莫还朝,与陆隐推演而出的,一模一样。

这一刻,戮思湛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真有人能推演出戮飞沉第二招,那个人强的可怕,那样的人为什么会来四临域?为什么与思雨有牵扯,他明白为什么此人能被青莲上御看中了。

偏偏这样的人行事肆无忌惮。

剑沉星陨,莫还朝,领悟自第七宵柱,从未有人让戮飞沉打出这第二招,这一招即便争夺四临剑首,他都没打算用出,而是为了在成为四临剑首之后,挑战九霄绝顶剑术高手才用的,用剑,将四临域再带上九霄之颠。

既然要看,就让你看看,那个出手之人凭什么敢放言推演出第二招。

戮思湛站在原地未动,哪怕剑锋降临,寒意逼人,他也没有动。

三个呼吸,一,二,三。

第三个呼吸结束,戮思湛抬剑,斩落。

乓的一声轻响,非常普通的竖斩,宛如孩童刚刚提剑,任由自身力量斩落,宛如铁匠锤炼,打出火花。

就这么一招最简单的斩落剑,将迎面而来的戮飞沉的剑,斩断。

明明戮思湛看不到这一剑,明明这一剑,真正的妙用尚未展露,却就是被一剑斩断。

戮飞沉呆滞望着手中断剑,怎么,可能?

这不仅是他的疑问,也是所有人的疑问,就连冥酌也瞪大双目,因为即便是他,都无法在一瞬间找到莫还朝剑法的弱点,并找准时间斩下。

如果戮飞沉的剑法那么容易破,四临剑门早就不存在了。

天地间,任何武道都有破绽,师父也说过,因果同样有破绽,就看能不能抓住。

抓住一切破绽,可以击溃万法。

而这一刹那,他在戮思湛身上看到了,不,是另一个人,那个隐藏在戮思湛背后的人,那个人,不仅推演出戮飞沉第二招,还看透了第二招,让戮思湛抓住了破绽。

此人,何其可怕。

凉意冲上所有人脑门。

没人想到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

戮思湛这一剑,斩断的不仅仅是戮飞沉的剑招,更是四临剑门,乃至当今九霄,所有剑道高手的执着。

衔定都怀疑人生了,他师父太苍剑尊也没这个能力啊。

乐老震撼,暗下决心一定要请师叔出手,找到那个人,背后那人有滔天实力。

戮思雨面色苍白,居然能做出这种事,那个陆隐,到底有多强?师父是不是知道什么?她们对此人完全不了解。

剑磐在这一刻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戮思湛缓缓抬剑,遥指戮飞沉:“你败了。”

戮飞沉看着戮思湛,松开剑柄,掉落在地发出轻响,他笑了,笑的很开心,完全没有被击败的苦涩:“哈哈哈哈,真有这种人,推演并看穿了我的剑意,不枉此生,不枉此生。”他环顾四周,深深行礼:“戮飞沉,感谢阁下赐招,有生之年能被阁下推演剑意,是我的荣幸。”

远处,陆隐赞赏,四临剑门,还真不错。

“飞沉,你胡说什么?捡起剑来,戮思湛能破你莫还朝,却破不了你其它剑意,用最普通的剑意可以赢他。”高台上,北临剑门的老者大喊。

其他人都看着戮飞沉,这话不错,戮思湛只是被教导看穿了飞星迎首与莫还朝的破绽,却不代表他本身有这个能力,若以寻常剑意对决,戮思湛不可能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