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医神 > 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风雷
    这个辞令者的气息尤为骇人,境界更是达到了超凡境五层,是这个世界所能容纳的极限。

    这也很正常,虽然从头到尾天火都没有告诉孟川,他们这三位辞令者境界究竟有多高,但肯定是在超凡境五境之上了。

    甚至孟川怀疑,能够在方外之地这种直连仙域的地方,成为掌教级别的人物,这五个人很有可能在超凡境已经臻至圆满。

    不过,不管他们是何境界,来到世俗界后,都必须要压制境界,所以孟川倒也不用怕他们什么。

    只不过现在,孟川肯定是不能施展全力,毕竟他的目标并不是对付这两名辞令者。

    孟川借着对方反击的力道,身体急速暴退,而那条通天大河的水浪中,一个人破水而出,却并没有追击,神情明显有些不悦。

    “敢来饶我,何人这么大胆?”

    晚莹本就不满飞云,如今飞云又招惹来脾气尤为不好的辞令者,她当然也不会帮飞云隐瞒什么。

    晚莹直接冷声道“月流前辈,他是蓬莱仙岛的圣子,不知道又发什么疯,在这里处处捣乱,所以才惊扰到了您的寝宫。”

    这个名叫月流的辞令者偏过头,瞥了一眼暴退出去的孟川,也没有细细感知,其中到底是不是蓬莱仙岛的圣子,便直接命令道“镇压起来,让他一会儿听凭发落。”

    “是,月流前辈。”晚莹施了一礼,随后就要跟白翁和文谱一起动手抓人。

    而蓬莱仙岛这里,飞无限表情复杂,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要是只有白翁,他还能上去争辩两句,但如果冒犯了辞令者,那即使风雷在他身后撑腰,他也会觉得事情非常棘手。

    泷晟稍一思考,低声对飞无限道“前辈,我觉得事情有些古怪,飞云圣子不应该如此胡闹才对。”

    “要不然咱们抢在方丈仙岛的人前面,把飞云圣子拿下再说。要是等人落在他们手里,再想要回来可就难了。”

    飞无限一想也是,点了点头之后,就跟泷晟一起出手,朝孟川追去。

    孟川避退之余,回头一看,就发现几乎岛上所有的高手全

    都被自己吸引了注意,他心知计划算是实行了一半。

    孟川闪避的速度极快,两大仙岛的人紧追其后,一时半会儿竟然无法将其拦下。

    虽然晚莹已经召出了日月冕这等圣兵,但她也不敢轻易使用。因为圣兵之威一旦泄露半分,方丈仙岛可能都会被摧毁大半。

    刚才她利用日月眠抵挡孟川的杀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相比之下,孟川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他一边逃遁,一边随意挥动着手中的金蛇细鞭,巨蟒的粗长身影不时闪现,在方丈仙岛的宗门里闹了个天翻地覆,一座座建筑轰然倒塌,变为废墟。

    三者之间相互追赶,在仙岛上空来来回回,晚莹等人始终无法制止孟川。

    月流本就因为被打扰了清静而感到心烦,这么长时间,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却仍旧在这里跳蹿,这让他简直忍无可忍。

    他站立在以术法召出的浑黄河水上,终于是忍不住,大喝一声“真是废物!一个跳梁小丑也能演出这么一桩闹剧!”

    说罢,他脚下的河水顿时巨浪滔天,推动着月流从另外一个方向朝孟川堵截过去。

    接着,月流已然出手,脚下的河水分出一支,尤为粗壮,犹如水龙一般咆哮着,想要重创孟川。

    孟川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稍一回头,就瞥见了那名辞令者已经朝自己出手了。

    孟川知道,这辞令者的实力跟其他人可不一样,他丝毫不敢大意,再次抡动起金蛇细鞭,演化出一条壮大的金蟒,试图挡住这辞令者的一击。

    金蟒和水龙相撞,术法的威力在半空中爆开,余威震得孟川连连后退,不过幸好没有受伤。

    这名辞定者的实力,倒是让孟川非常满意。能给他带来这种压迫感的,也只有当初在通天塔里的青元。

    孟川很想跟这种强者交手,但他也深知,此时还不是时候。

    孟川一击被阵退后,仍旧压制着境界和实力,改变方向继续逃窜。

    见自己一击没有得手,月流脸上的不悦更是明显。

    而就在此刻,方丈仙岛那

    里猛然传来一声炸雷轰响。随后,不知从何处闪过一道天雷,霎时间,天地仿佛都暗了下来。

    一道粗壮无比的雷霆划过,从蓬莱仙岛的一座寝宫炸响,转瞬间销声匿迹。

    但之后,一个人影已然出现在了蓬莱仙岛的上空,身上尽是噼啪作响的雷霆。

    那雷霆犹如实质,披挂在此人身上,俨然汇聚成了一身铠甲。

    不用说也知道,无论是防御还是进攻,这雷霆铠甲都很不凡。

    “一个小辈,竟然闹得两大仙岛鸡飞狗跳。而师弟你接连两次出手,还解决不掉这个麻烦,真是笑话呀!”

    此人尤为豪放,一露面就朗声大笑,笑声就像是雷鸣一般,震得人耳膜发闷。

    毫无疑问,此人就是最后一名辞令者,风雷。

    孟川见状,心意一喜。看来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下子,岛上除了青元之外,所有高手全都露面儿了。

    被风雷嘲笑,月流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他张张口,不屑道“我只是随意出手,还没有动真格的,要不然还能让他在这里胡闹?”

    “这是你们蓬莱仙岛的疯子,风雷你也不要作壁上观,快把他镇压了,回头我要一个说法!”

    “呵呵呵,镇压人可以,但是我又凭什么给你说法?”风雷不紧不慢,继续大笑着。

    月流露出不耐烦之色,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既然你不管,那我就替你管!这半圣要是死了,你可别怪我!”

    话音一落,月流脚踏河水,就像是踩着一道龙吸水一般,极速朝孟川杀去。

    与此同时,无数道河水的分支也都从月流脚下分出,从各个方位切断孟川后路。

    飞无限见状,心中焦急不已。他现在可真是想要痛骂飞云一顿,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眼下他能不能保住性命,还很难说。

    唯今之计,只有抢在月流动手之前,把飞云掌控在自己手里。

    想来,风雷也不会让月流对飞云圣从重发落。

    毕竟,回头世界树果实成熟后,飞云绝对是风雷的一大助力。